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by Spicyshimmy(SK 皇室AU)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 Spock/James T. Kirk

分级:(暂)PG-13

译者: Aphelion(我的beta没有帮我校对所有英文,所以错全是我的~)

简介:

        James T.Kirk王子带着两把相位枪与他的某项提议,于午夜时分攀越围墙闯入了Spock王子的宫殿,后者不得不承认——他发现这位年轻的地球王子令他十分着迷。在他嘴角上扬的那刻,Spock立即识出此人,他的名字叫做James Tiberius Kirk,时年十七岁零个月,关于他个人名誉的舆论争议颇多,褒贬不一。而他的身份,竟是一位王子。

       此刻,拱圆的高窗大肆敞开着,他站在窗沿上;在他面前,是Spock凝在原地,岿然不动的身影;于他背后,是那片屡次赋予Spock美觉赏味的、熟悉的窸窣风景,不断向外延展。远山的轮廓与夜色融为一体,化为黑暗本身覆上了James T.Kirk的宽广肩头,宛若一袭巨大的斗篷。


译注:

1.皇室AU,文章名字取自莎翁的十四行诗第116首,在电影《理智与情感》中也出现过:

Let me not to the marriage of true minds;Admit impediments. Love is not love;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Or bends with the remover to remove:O, no! it is an ever-fix`ed mark,That looks on tempests and is never shaken.

我绝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障碍。爱算不得真爱,若是一看见人家改变便转舵,或者一看见人家转弯便离开。哦,决不!爱是亘古长明的塔灯,它定睛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

(译本来源于网络,我愣是没找着具体出处..)

2.关于设定,这个宇宙是作者另一篇皇室AU《The Marriage of True Minds》(题目同取自上面的诗)的镜像版,局势略微复杂,Vulcan与地球没有建立同盟,亦非死敌,但个人觉得与AOS mirror version相比远没有那么残暴,倒不如就简单地当做另个AU看;

3.关于分级,虽然作者打的是Mature,但根本木有那么mature啊(喂),也有可能是我忘了不过……所以暂时还是PG-13吧;

 


 

  • Chapter 1  Part I

 

        地球遣派的代表团中包含着七名杀手。

        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名人类男性依然存活。

 

     “嘿。”那名人类男性开口道 ,他的双手各举一把相位枪。

       在他咧嘴露笑的那刻,Spock立即识出此人,他的名字叫做James Tiberius Kirk,时年十七岁零六个月。关于他个人名誉的舆论争议颇多,褒贬不一。而他的身份,竟是一位王子。

       此刻,拱圆的高窗大肆敞开着,他站在窗沿上;在他面前,是Spock凝在原地,岿然不动的身影;于他背后,是那片屡次赋予Spock美觉赏味的、熟悉的窸窣风景,不断向外伸展。远山的轮廓与夜色融为一体,化成黑暗本身覆上了James T. Kirk的宽广肩头,宛若一袭巨大的斗篷。他身旁,厚重的窗帘层层垂落至地面,即便在午夜微风的不住侵扰与拨弄下,依旧纹丝不动。

     “倘若你意图立即开火,你便是在浪费宝贵时间。”Spock答。

     “这墙真难爬。”James Tiberius慢条斯理道,“半路还差点被一头sehlat生吃了。说到sehlat,它们出售吗?”

     “它们只属于Vulcan皇室私人警卫。”Spock观察着James Tiberius的每个细微动作,可对方看上去并没有出现要动用武力的迹象。“拥有它的唯一途径只会是——”

     “—征服Vulcan。然后作为奖赏,我可以夺走想要的一切。”James Tiberius叹了口气,“真是尴尬,这本来可是一次和平外交。”

     “一次有必要携带两把相位枪的和平外交。”

       James Tiberius耸了耸肩,随意地把玩着右手的相位枪,“你能怪我们吗?”

       Spock书桌上,一簇烛苗正在缓缓地跃动燃烧,那袭剪影模糊地映射出枪管动人的金属光泽。升起,落下;忽明,忽暗,一次次地为James Tiberius的手掌牢牢捕获。

     “你我尚未经正式介绍。”Spock答,“自从你们的舰船到达Vulcan以来,你是第七个试图接近我并袭击未遂的偷袭者。”

     “我当然是,不过前六个可没得到过我的许可。要知道,我要你只能是我的。”

     “若你意向如此,不妨通过正式渠道申请搏斗比试。”

       James Tiberius同时调转两把枪的枪头,压低双手,肢体间无不投射出投降的信号。他松开手,相位枪被弃置在了那绘刻着几何图案的地毯上。此举无异于主动放弃了对自己极为有利的优势。

       Spock见状,眉宇轻挑。

     “它们只是用来对付sehlats的。”James Tiberius解释,“走正式渠道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而且我的资历也不够格。”话语间,他屈膝蹲伏,无意间露出了双膝关节,那儿因适才艰难的攀爬已被磨损得红肿不堪。人类的伤口与鲜血,它们与Vulcan星上所有能找到的赤印形迹皆无半点相像:不像是沙尘呼啸而过后留下的炽热灼印;亦非薄暮笼罩前夕,徐徐点燃的明焰炬火,熊熊绽放的铜釉华彩。伤口形成的初期,是一片血肉模糊;那鲜裕的红色不同于光与热,灼印与火焰。对此,Spock虽非完全陌生,但在亲眼目睹血珠溅落的景象时,他依旧觉之奇异。

       James Tiberius已身负轻伤,他失败的几率昭然若揭。数据显示,Spock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境遇。

       眼前的人摒弃了绝佳的优势与武力的保护,可以说是出其不意地投降后,再次发起了攻势。他从潜伏的角落猛地向前纵扑,擒住Spock并顺势将其拽倒,仿佛他的最终目的只是把自己弄得半瘸后来跟Spock干上一架。

       此举极不明智。身为Vulcan人,Spock的力量显然令他占据了上风,失去了武力辅佐的James Tiberius将毫无胜算。失败已避无可避,可他的双手依然紧紧缠在Spock腰间,仅凭一股重力与决心,将两人双双拖搡在地。他吐息不稳,因没有充分适应Vulcan星的空气而愈发急促,转眼间他便重重摔向地面。Spock趁势将他钉于身下,毫不费力地——双腿紧锢在他的身侧,单手扼住他的喉咙。

       对于Spock而言,他首先应确保的便是铲除眼下一切潜藏的危机,而非为了这场打斗与他的好奇心耗费更多的精力。James Tiberius滚烫的皮肤在他掌下躁动不安,脉搏以一个杂乱无章的频率疯狂跳动,皆因激烈的扭打与挣扎无法平息下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整个过程结束得太过轻易迅速,甚至不足以称之为一场“打斗”。

       他的胸膛与腹壁剧烈地上下起伏,呼吸因受制于Spock的手指而渐渐粗重。

     “Prince Spock.”他道。

     “Prince James Tiberius Kirk.”Spock回敬。

     “叫我Jim。”

       与此同时,他翻身一转,利用身体的重量摆脱了Spock的禁锢并反向压制,瞬间调转了二人位置。Jim面庞的影子倾照在Spock脸上,他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双颊微微泛红。 很快,他摸索到Spock的手,伸向Vulcan人的那个众所周知的弱点……下一秒Spock再次发力,一个翻转后将他重新困于股掌。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大拇指被James Tiberius覆着薄茧的指尖轻轻刷过。

       他...感受到了。

       但他随即悉数转移了那些情感知觉。

       这一次,James Tiberius将无从寻找任何突破口。尽管他展现出了非凡的想象力与那行事不顾一切的冲动——这些特质在地球上或许会被称作“勇敢”, Spock相信他此刻也已弹尽粮绝。可不知何故,那张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

     “嘿。”他再次说道。

     “现在已非互相问候的时刻。”Spock道,“你必须明白,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杀死。”

     “那么你承认我是一个威胁了?”

     “你擅自在深夜里从窗口闯入我的寓所,并携带着两把相位枪。”

     “可我没用它们。”

     “你试图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侵扰,尽管这威胁徒劳无用。”

     “你在开玩笑吧?我赢得的,正是我最想要的局面。”

     “那么你蓄意招致了这一切……”Spock停了下来,内部的注意力全数聚焦,如同那簇火苗,幽幽地,捕噬着相位枪的反射光弧;尽管表面上,他不过是维持着不动声色的凝视;血压逐渐上升,他被勾起了兴趣。然而,他绝不允许这份好奇心酿成祸根。Spock收紧了盘踞在James Tiberius身侧的膝盖,指尖探向他肩膀处神经元。那儿结实的肌理紧紧绷起、蓄势待发,暗示出的信号并非妥协,亦非屈服,而是警告,是反击。

     “解释。”

     “不要。”

     “你并无立场拒绝。”

     “没错。”James Tiberius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抿紧双唇,它们看上去饱满丰润。“我前来带给你某样东西。”

     “两把相位枪?”Spock提示道。鉴于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其余选项。

     “不,我自己。”

     “你自己。”Spock机械地重复。

       禁不住为得到的答案索求进一步确认,这行为对Spock来说实属罕见。且不说眼下情形之诡异独特,此项提议更是超乎他的意料范围。

       在Spock过去的二十年零六个月的生命中,让他这般措手不及的遭遇寥寥无几。它召唤着Spock的高度关注,因为James Tiberius的提议中,匿藏着的元素价值匪浅:一个未知的变量。

 

     “是的,我自己。”在Spock的重压下,他收紧腰腹挣扎地扭动起来,为他们现在的姿势引来更多注意——就好像Spock全程浑然不觉似的。“我要给你的,是我自己。甚至可以说—任你宰割。”(注:Belly up,破产,完蛋、死透;原指鱼在死亡以后肚皮浮出水面的样子。)

     “一种形容死去动物的说辞,”Spock说道,“你并没有死亡,James Tiberius。”

       身下的人闻言瑟缩了一下,细小的褶皱出现在那点缀着零星雀斑的鼻翼旁,告诉Spock他显然不热衷于听见这样完整的称呼。这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快到躲过Vulcan人的眼睛,Spock接受过针对外族面部表情观察与分析的专门训练,其中,以人类为研究对象的课程首当其冲。

       毕竟,人类在过去已被证实难以捉摸。

     “我注意到了,这意味着你在考虑我的提议了吗?”

       事实上Spock在考虑的远不止提议本身。那缜密有序的思维轨道此刻正如抽丝剥茧般地,迅速剥除与剖析着事物的表象:关于这提议背后的深层含义;他们现在的姿势带给他的优势;此外若施以恰当的力道,Jim依旧能通过四种不同的方式将自己制服。

       以人类的力量将无法奢求在格斗中战胜Vulcan人。鉴于James Tiberius握有获得正确资料的来源,他本应在到达时就该清楚地意识到这点——此外毫无疑问,前六名杀手的下场亦是最充分的佐证;还尚且不论要在Vulcan人自己的星球上行刺一名Vulcan,其劣势, 亦是同样地显而易见。

       于是最后,Spock不得不得出唯一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James Tiberius并非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他另有图谋。

 

     “你欲与我联合。”(You are suggesting an alliance.手抖差点打成结合- -)

       James Tiberius点了点头——纯粹地,有意地为了分散Spock的注意,夺走他的目光。因为这样一来,Spock便难以察觉到他正从靴子里掏出的匕首。

       他先前身体幅度的变化与扭动皆是掩饰,皆是为着此刻。可这一次,Spock再不会被James Tiberius的故伎重施所迷惑。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Spock撤回手指,就在刀尖抵向他大腿的刹那捕获了那握着刀柄的手腕。

       James Tiberius露出促狭的一笑,白净的牙齿微微闪现,又如同一道闪电般迅速消失。

     “我不喜欢等待答案,Spock。这是我最不讨人喜欢的几个地方之一,我没有耐心。”

     “若你的每次缺乏耐心都会附带如此危险的干扰,我该出于何种理由同意与你协作?”

     “啊,”笑容终于褪去了,又或许,是那眼神清亮、总以这副神态示人的那个Jim消失了。Spock仍能感受到,狭长的刀叶夹在他大腿缝隙中的尖利触感,但他的手指已经裹住了Jim的手腕,他无法对Spock造成任何伤害,留下伤疤,或者甚至一滴绿血。

     “对了,我忘记了,Vulcan人不会感到好奇。”

     “好奇心是复杂又危险的,”Spock回答,“‘感到好奇’与依赖好奇行事,或是更甚,任凭它毁掉我们,三者不可混为一谈。”

     “就像我说的,你不会感到好奇。”

       James Tiberius拒绝眨眼。Spock知道他脑中理解的一定比他表现出的程度要深入复杂得多。但若Jim视此种反应为明智的做法,这便是他自己应当承担的失误;然而话说回来,他也未必相信Spock会如此轻易地被愚弄。因此,他定是意识到了自己留下的痕迹有多么明显,却还是一意孤行——是固执,还是忠诚?愚蠢,还是坚决?

       又或许,根本是这四种特质的融合?


     “可你还是会产生兴趣,是吧?”James Tiberius继续道,“比如,举个例子,为什么一个地球来的王子会在夜深人静时,带着两把相位枪,不惜翻过Vulcan宫殿的围墙只为了在你面前扔掉它们,好让我们两个落得现在这个......”突然间,他拱起臀部,猛地加剧了两人间的摩擦与碰撞。Spock不得不用力抵住身躯,防止自己因随之而来的冲击摇晃不稳——同时也使得他们陷入了另一个极度亲密的姿势。若James Tiberius又一次蓄意为之,他本人比先前所显露地更加机敏。“...位置?”

      “如果这是你为了给这份提议增添说服力而采取的某种性暗示——”(原文:sexual innuendo)

       他得到的是James Tiberius的一声嗤笑。再一次地,完全出乎意料。

      “勾引(seduction),换个说法吧,那词让我舌头打结。”

      “勾引。”Spock重复道,他的手指试探性地向前摸索,仅触及浅显的表面,一股迷乱醉人的气息便弥散开来,跳动的脉搏于指尖下紊乱不息。这混沌的生理现象追溯其源,是由人体释放的肾上腺素所致,一股强烈的情感冗杂着灼热,恐惧与计谋,掩盖了他所有的动机。

     “看吧,你就要掌握窍门了。Vulcan人的说法与人类的也没有相差多远。”

     “与勾引相似,”Spock说道,“但非完全正确。”

     “翻墙破窗而入,伴随着惊险、刺激、神秘……”James Tiberius说着,允许自己——十分令人费解地——放松下来。他的脸颊转向一侧,给了Spock一个完美的角度来端详他的侧脸—及那饱满的唇线。“如果有张资格清单,我一击全中。”

     “Fascinating.”

     “Yeah,”James Tiberius接道,“那是我另一个迷人的特质。一定是刚才漏数了,多谢提醒。”

     “我并非是在启迪你。”

       Jim扬起双眉,试图传达某种被逗乐的情绪。

    “还想知道点别的吗,王子殿下?”

    “难道你还未结束对自己个人品德的赞美?”Spock问道。

       他从未如此直面地领教过人类对“自吹自擂”的强烈热情,这是一次James Tiberius与追随他的杀手们带来的全新体验。这一刻,Spock感受着他急促的吐息,感受着他一起一伏的胸膛,感受着他那困在Spock双腿间的身躯、骨骼、脉络、肌理。

     “忘了提,”Spock还感觉到了他腹壁一阵紧缩,他将之归咎于对话的中断。“我可相当擅长分散人的注意。”

       话音刚落,Jim肌肉中蕴藏着的力量在这一刻统统爆发,靴子抵着地面高高抬起,他将自己折成一个弓形。这股由全身聚集起的力量顷刻间夺走了Spock的优势,然而后者已经站稳脚跟,他趁James Tiberius夺回对匕首的掌控之际,与之拉开了足够距离。James Tiberius翻滚到一侧,刀柄在手中反转,刀尖继而朝向了自己,再非Spock。

       这并非典型的防御型姿势,却在搏击中经常为行家所偏爱。在Spock拥有的对地球皇室家族有限的了解中,有关他们打斗训练技巧的讯息并不在列。他再次躲过了James Tiberius的挥击,突然意识到,此刻正是一个收集缺失资料的绝佳机会。

     “我是否该假设你已决定撤回提议?”

       Spock的房间暗藏着不少武器:阳台窗帘的桅杆上有一把lirpa,沙发缝隙处藏匿着一把相位枪,更不用说那两把James Tiberius带来的相位枪。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急着冲向它们。(注:lirpa, Vulcan古代传统武器,决斗时亦会使用到)

     “我还在等你的答案。”

       James Tiberius横跨一步,俯向身侧的墙壁,脚掌一瞪朝Spock的方向扑去,匕首刺向Spock的前臂,撕裂了袖口外围的防护皮层,划进了底下的肌肤。

       他能够独自一人在Spock宫殿里历经数次暗杀并存活下来,还站在了Spock面前,这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技艺熟练精湛。

 

       就在这时,一道光束击碎了Spock头边上的圆柱,立即转移了他的注意。

       就算James Tiberius如何技高一筹——已经远远超出了Spock的原始推断——也无法做到在同一时间身处两地。发起攻击的并不是他,因为他本人正盘旋在Spock上方——不过不会保持很久的,因为Spock正欲将他再次按倒再次锁于身下。然而一波密集的扫射接踵而至,期间Jim不得不压低身子,整个人伏在了Spock身上,发丝轻蹭着Spock的脸颊,汗滴落在Spock肤间。

       同样短暂地,几近转瞬即逝的那一刹,他们的吐息交缠无间,融为一体。

 

TBC

-


  20
评论
热度(20)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