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第一章下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Spock/James T. Kirk

分级:R

译者:Aphelion


Chapter 1 Part II


“噢对了,”James Tiberius说道,“关于联合。我有提到我是来这儿警告你的吗,我打探到有人正策划谋杀你?”

“你没有警告过我。”

“就要说到了,暂时分心了而已。”Spock只来得及再度感受他腹间那阵熟悉的紧绷,便发现自己随那股力量滚落到了距离最近的圆柱背后。这一次,James Tiberius的动作同时保护了他们两个。碎砾在轻爆声中四处飞溅,尘垢散粒扑散在他的袖口、胸膛,那头金发也蒙上一层灰白。“我打探到有人正策划要谋杀你。”

“自地球的代表团到达Vulcan星以后,我已经独自阻止了六起此类行动。”

   诡异的沉默弥漫在此时一片漆黑的房间里,他们的新威胁正在悄然接近——并煞费苦心地企图逃过Vulcan人敏锐的听力。Jim抵在Spock耳边沉重地喘着气,他靠得太近了,近到令Spock无法专心。

    Spock伸手捂住他的嘴,灼热的吐息立即喷洒到他的掌心,裹住他修长的手指。好在Jim理解了这无声的指令,他屏住呼吸,让Vulcan人细细探听地毯上传来的、模糊低沉的脚步声。

    Spock聚起心神感知着这片黑暗,注意力不断转换;身旁的James Tiberius亦在四处张望。

    在那瞬间,他向后倾撤,匕首反光在空中倏地划过,Spock的目光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它并随之被引向直指的目标。Jim出手速度之快,在没有引来任何警觉前刀刃已经精准地插入一个蒙面入侵者的肩膀,及时制止了对方手中举起的相位枪,与再次开火的意图。

    入侵者倒在了地上。

    二人同时起身,各自手持武器——James Tiberius主动缴械的相位枪也并非不受欢迎。他行动迅速,埋着头试图接近其中一个杀手,那样子仿佛一心想用他那颗坚硬的脑袋将敌人顶翻在地,顺便也理所当然地把剩余威胁一股脑儿抛给了Spock。

    因此,就算Spock姑且配合了他的计划,也纯粹是为了自己着想。

    仅此一次。

 

    Spock的骄傲并没有脆弱到因与第二者协作而受到冒犯。得到增暖并不令他反感,恰恰相反,在与敌方应战时,仅凭个人品行的傲慢固执便拒绝这一宝贵资源是极度不合理的。

    它与瓦肯人的逻辑背道而驰。而在牵扯到联军(注:The Alliance,设定里宇宙的权力中心,后文逐渐提及更多,个人觉得与Star Wars有那么点类似)的事宜中,作为昔日于她之前的帝国,恪守Vulcan人的理念对于维持终如一的自我意识之存在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再者,现今局势动荡不安,权力的中心不断更替,推翻,重组。每个皇室家族莫不希冀安定眼下的战局,那段渊远共结的历史是他们手中唯一的筹码。

    Surak的教诲没有让Vulcan人血液里流淌了几世纪的、足以毁灭这个星球的野性与激情皈依平静。相反,他们学会的是自我控制,是如何正确地转移与引导那不灭的激情,是去往逻辑的道路上执著求索,寻找真我与终极的潜能。

    是去理解。去占有。去征服。

    

    在James Tiberius与入侵者短兵相接的电光火石间,Spock心中明白这便是他为自己的行为所思虑及的仅有事实依据。敌方的同伙扳倒了Spock前厅的桌子——一块厚重的、自沙漠深处的古老岩石上锯刻下的矩石,没有人类能够独自载动它。他们潜伏在暗处不断出击,身影来回移动,甚至是Spock的视力也难以在一时间内判定对方身份。然而,入侵者的体型显示出Klingon人的特征。

    倘若这些是Klingon人派来的杀手,那么为了此行目的他们所跨越的,可是一段长到与其成功几率远远无法相称的距离。

    这时,James Tiberius不知从哪将一把相位枪踢到Spock跟前。Spock无从得知他的想法——是偶然的运气还是有意为之?不过好在这次他只需直接接受帮助,无需费力揣摩James Tiberius心中怀藏的动机。

    他一把抓起相位枪,对准目标发起攻击。枪火射中了一个Klingon人的肩膀,这一击不足致命,Spock明白那效果与被设成击晕档的武器击中基本无异,但这足可短暂缓解敌人的攻势,令其分心。

 

    是线缆被连根扯断的动静第二次分散了敌人的注意,想必那头James Tiberius的个人战斗已经上升到了凶猛的级别。Spock不敢冒险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去判断哪一方暂时胜出,而他的对手却在这一刻调转了目光。

    这就是Spock所需要的全部了,他抓住机会,立即从防守转为进攻的一方。他猛地向前,凭借身体重量翻转面前的桌台,来到Klingon人身后用手臂箍住他的喉咙,将其强行制服。

    Klingon人顺势靠向他,挣扎着。此种压力对于一个即使长有两只肺的种族来说依旧是个不小的挑战。

    Spock弯着腰,渐渐失去重心,这时另一股力量抵上他的后背——来者身上熟悉的汗水与气息告诉他,是James Tiberius在充当他的天平。只听他一声低吼,接着是另一声不属于他的咆哮,闷击声、碰撞声不绝于耳。身上的重量消失了,Spock无需再忍受这重担,尽管问题的关键在于自一切开始时,它是否应由他来承受。

    James Tiberius倾身弹跳起来,双腿夹住敌人的喉咙迅速发力。同时,无须警惕他的背后——哪怕仅是现在这一次,Spock抛开顾虑施出双倍力量。手臂的禁锢渐紧,他感受到对方的血液里的粘稠,感受到空气渐渐减缓了流动。最终,当他的手肘移向那根气管梏紧时,在一声胡乱的咕哝后,Klingon人终于一头栽倒。

   杀手们尚且还活着——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Spock转过身发现James Tiberius正在他背后扯下那个偷袭者的面罩——在与被强行镇压前的挣扎相比,后者现在已经相对安静得多了。

    那向逝者致以哀悼的纹身(注1)覆刻在他光秃的头顶,额间有明显的环状凸起,所有特征都昭示着这是个Romulan人。当Spock扯下他的杀手面罩时,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一个Klingon人,与一个Romulan人。

    James Tiberius在松开双腿前最后紧了紧Romulan人的喉咙,他将面罩扔到一边,手指拂了拂自己的头发。瘀伤留在他颧骨周围,下嘴唇也出现了一丝裂痕,看上去血迹斑斑。只见他扶住自己的肩膀用力一推,关节在一声清脆的嘎吱后归于原位。

   “联合——我和你,”James Tiberius说道,“还是没兴趣?”

   “我仅凭一己之力便足以应对这些杀手带来的困扰。”

   “当然当然,毫无疑问。可换个方式有趣多了,不是吗?”

    他的衣领在打斗中被撕扯地破碎不堪,一只手臂脱了臼,袖口也裂了开来。灰尘残留在他的左侧下颚。

   “鉴于你的情报使你相信今夜会有杀手来此突袭,那么方才你出于何种理由解除了自己的武器?”

   “一个求和礼物。”

    Spock完全没有,如人类俗语所表达的那样,“买账”。

   “我如果再不放下相位枪,你大概会直接赏我一记神经掐,那之后我就没戏了。”James Tiberius又补充道。(add)

    但这还是“不够诚意”。(It still did not ‘add up’,add up<口>合乎情理,此处与上文那个add呼应) 

   “我有我的理由。”他最后说道,“好奇了没?”

 

    Spock并不为被他吸引而感到羞愧。James Tiberius的英俊十分具有异域风情,而也许Spock为之吸引的,更是他们共有的人性的那面——因他自身亦具有人类特质。人性,他一度视之为谬误——他研究过、熟知过,甚至征服过,但最后,终将其化成了独有的优势。

    吸引力自身未必致命。只要这份吸引力维持在他掌控之中,它便与生命中的其他真实并无二致:饥饿,痛楚,怒火,与渴望。

   “你的眼神像要吃了我,”James Tiberius道,“Vulcan人一好奇起来就会这样?”

   “Vulcan人不食肉类,更何况是任何高级物种的肉身。”Spock答,“倘若你的情报显示不同说法,那么你则被带入了误区。或许这该归咎于联军内部的宣传运动,他们不遗余力地散播着有关我族虚假不实、令人生厌的行事作风。”

     James Tiberius缓缓地,眨了眨眼。这个刻意的、撩拨人心的动作为他湛蓝的双眸吸取了更多注意,与那浓密纤长的睫毛一道,共同描摹出他眉宇间动人的神采。

   “你以为在外界谣传的所有有关你们的事情中,吃人肉已经是最糟糕的一件了吗?”在Spock没能来得及确认或否定之前,James Tiberius便摆了摆手继续道,“算了。换做有人让我一句话定义Vulcan人,绝对会是你们那将情色暗示自动理解成某种恶心东西的惊人能力。”

   “是你方才率先提及食用人肉。”

    他倾身俯向Spock,仿佛得到的回应早已在意料之中。在被给予观察Jim的打斗技巧——同时作为敌友—的机会后,Spock不得不将此举归向前者范畴。

    又或者,是一个与他势均力敌的契合者。

    James Tiberius像个狩猎者一样环绕着他。作为回应,Spock的目光没有丝毫动摇,一切痕迹没于阴影,掩于静止。

    “我的意思是指,被吞没入骨(注2)。”

    这一次,言辞自身的含义已经不再重要,是他刻意的强调承载着其中寓意。Spock还未能擅长揣摩文字表面以外的深义,但若再要忽略Jim话中的含沙射影几乎是毫无可能。还有他此时放大的瞳孔,它们是更可信的证据。

    毕竟,科学依据往往比富于变换的口述辞令更值得信服。

    James Tiberius,他极有可能在挑明他对Spock抱有的真切“ 意图”。至少,他们间的吸引力是无可抗拒的。

   “我必须得吻你才能让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他问道,“我以为Vulcan人的领悟能力应该不至于这么堪忧。”

    他毫无征兆地靠向Spock,后者轻而易举地抵住他,翻转他的髋骨,将他甩到那张在袭击中不可思议地幸存下来的沙发上。Spock的手指捕捉到James Tiberius破碎衣袖下的手腕,袖口从下摆到手肘整个敞了开来。

    肌肤与肌肤的直接接触所披露的,不过是证明了Spock早已预测到的事实:欲求、热意、以及源源不绝地折射着激情与兴奋的广袤思绪。

    借鉴人类对此的另一特殊描述便是:他浑身血液沸腾。(注3)

    无论James Tiberius怀揣何种更为复杂的动机,它们始终被掩盖在那一片喧嚣混乱之下。

  “我是否还会遭遇其他未知的攻击?”Spock问道。

    James Tiberius变换了姿势,一只膝盖顶了上来。鉴于他没有伸向靴子掏出另一把匕首,Spock不得不推测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袒露他的欲望。“据我所知没有,至少今晚不会。”

  “我所指的偷袭,并非仅限于其他入侵者,你亦在范畴之内。”

  “得了吧,你都已经把我摁在这了。”

  “而你依旧数次成功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并意图以此令我留下深刻印象。伤害我并非你的真实目的,你仅是在证明自己作为一个战士所具有的能力。”

  “所以我成功了,哈?”James Tiberius的舌尖舐舔过他的下嘴唇。

 “倘若你相信此行会以失败告终,你便不该出现在此处。”

    James Tiberius吁出一口气,大颗汗珠沿着他的喉咙一侧滚下,当他重重地吞咽时,它们会汇聚到一处凹陷的小窝。托福于他领口布料被扯出的一个深深“V”型口,Spock得以全程洞察。

  “你渴求于我,”

  “你听上去很有自信嘛。”

  “一定数据的分析使我得出了唯一可能的结论,”

  “那么接下来是什么?实地考察?”James Tiberius紧咬下唇,抑制住一声嘲笑。

    Spock倾身向前,愈靠愈近,直到他整个人的影子落在James Tiberius身上,犹如一床柔软的毯子将躺在沙发上的人类层层包裹——或者说,就像是死亡的尸衣。许是Spock的人类基因作祟,那些激情、冲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入侵了他的思想,一同教会了他人类的比喻与寓言,但是他不会——也不能——迷失自我。他审视着James Tiberius身上那令人眩晕的、漩涡般的生理渴望,将它们分别归类。他思忖着,该如何接近,要如何收为己用。

    他的双唇近在眼前,他们的嘴唇几欲轻触相汇。James Tiberius抵着Spock的肌肤猛地倒吸冷气。当他再次舔弄下唇时,舌尖亦触上了Spock的嘴唇,沿着唇线与纹理轻轻刷过。他深信Spock只是在愚弄他。

    那么,是的。

    Spock满足了James Tiberius,坚定地含住了那唇瓣,长驱直入。同时收紧了环绕于人类腕间的手指,放任指尖下的血脉夹杂着热意流淌而过。

  “Mmf…” James Tiberius含糊地嘟哝,他张开了双唇,低沉的呻吟立刻被堵了回去。

 

     然后,Spock中断了这个吻。

   “你的提议确实具有一定价值。”他说着松开手指,警惕着James Tiberius的一举一动,若他再次轻举妄动,Spock将不会毫无准备。“我会召集我的私人顾问,而你要告诉我有关于这些杀手你所掌握的一切讯息。”

 

 -第一章 完-

注1:只有重启版宇宙里罗慕兰人是光头有纹身的,而且还被编到ST11前传的漫画里成为了正史,我在贴吧里搜到了漫画,每个亲人逝去他们都会做个标记,以示哀悼,纪念与复仇



注2:原文为"being devoured",拆吃入腹,吞没入骨,你们懂的

注3:原文为"His blood was up."


  13
评论
热度(13)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