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第二章下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Spock/James T. Kirk

分级:R

译者:Aphelion



       所谓的训练室位于室外——因为当然了,它就得在室外——并且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座精心装饰过的日式禅意花园,而不是某个供你耗上一下午把对手揍扁的地方。石墙围绕着四方的白色沙地高高筑起,墙面光洁无瑕,如果有杀手企图趁Spock不备而行刺,他们将会发现那上面根本找不到攀爬的支撑点。Spock用挂在颈上的钥匙为这个小型竞技场锁上了门。在他身后,Jim嘘出一声口哨。

     “钥匙而不是代码?真传统。”

     “家族势力之兴衰起伏,”Spock道,“唯传统亘古不变。”

       他首先摘除了绳索与钥匙,接着脱下外袍。Jim望着他挣脱了高高的圆领——Spock是心思缜密的,他没忘记确保二者尺寸相配。只是既然那些衣服在款式、重量上都已经简改,它们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Jim暗自忖度着在他孤注一掷时,他可以抓住够到的一切,使上最大力气向Spock砸去,不过这轻盈的布料无疑是在向他宣示:他想都别想。

       他咧嘴一笑,转过身去活动肩膀,试着释放骨骼间的压力,也不忘向Spock展示这“重要”的景色。

       天知道肩胛骨的那道伤疤当时有多疼。痛苦不仅仅来自于生理上—Sam告诉过他,你永远不会忘记生命中的第一次背叛,他是对的。然而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是个巧妙的暗示。只要Jim想,无论何时,都能用它去迷惑那些不了解他的人,让他们轻视他、低估他。而在事后思索起来时,他们才会意识道,伤疤是胜者的证明,而非败寇的象征。

     “我们二人间的角逐因此前不得已的缘由而被中断。”Spock又说道,声音低沉清晰,直直地穿透Vulcan星燥热的空气划进Jim耳中。“我们亦未能获得恰当的时机,重拾已始之事。”

       Jim用力眨了眨眼,睁走了眼眶周围的汗水。论身高与力气,Sam比他更占优势,但如果说任何优势皆有其弊,这条规律反过来也是成立的。毕竟,站得越高,摔得越重。

    “你是我第一个,也是第二个 徒手对抗的Vulcan人。”Jim开始缓缓地,围绕着Spock踱步,Spock亦围绕着他,直到他们彼此面对面站定。Jim再一次屈膝——潜伏于地面,利用方寸间的距离使得身体力量的冲击最大化,是他自认对付Spock最有把握的计略。

       糊一手掌的沙子——拽起他的毛衣胡乱扯扯——挥向Spock,应该也是个让他分心的好办法。

       Spock的姿势风格与之前截然不同。Jim花了片刻欣赏他的镇定,肢体间的言语,与那无懈可击的静止中隐隐显露的威慑。他的颀长的影子落在沙地上。Jim的视线被那裸露的臂膀与手掌的微妙角度牢牢吸引了过去,如此奇异,有如一头老虎般地美丽;又像是艘古老的Romulan战鸟。他的身体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企图折断某个关节来助长气势、进行恐吓;或者转移身体重心,分散Jim的注意。

       那是Jim个人屡试不爽的手段。他微微试探了下身体弹性,又掸去脚趾间堆叠的沙砾,确保自己不因步伐估计失误而滑倒。

       接着,他扑向前去。

       Spock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侧身避闪,相反地,他驻守在原地。Jim的腹部再次和他相撞,他们手臂相缠,Spock顺势跌倒——噢他是故意的。一定是。因为下一秒,确切地说还不到一秒,他们的位置便在空中整个轮转,Spock——而不是Jim—盘踞在了上方。

       沙砾摩挲着Jim光滑的皮肤。后背碾压着滚烫的碎粒,而身前,身前是Spock柔软却饱含力量的肌理。有那么一瞬间,Jim忘记了他为什么要反抗,眼前的状况似乎不值得为之费力。然而Spock没有放过这停顿的瞬间,他毫不客气地将Jim翻了个身肚脐朝下扣住,令后者登时觉得自己像一只煎锅上的荷包蛋。

       这回他的靴子里没有匕首可以帮他了。搏击与意图行刺完全是两回事,好吧,是做做样子的行刺。总得有人证明自己是值得信任的。既然是Jim大老远跑来,率先在陌生人面前给自己留下了第一印象,他就得让他们知道他为什么值得留下。

       Spock将他的一只手臂扣在背后,用力拉扯,直到Jim才刚脱臼的肩膀发出痛苦的叫嚣。突如其来的疼痛令他喘息不止,他本能地转过头,才避免吃进了一嘴巴沙子。

     “挣扎是不明智的,”Spock说道,“从任意角度,施以最小的压力,你肩膀的骨骼便会脱离其位。”

     “用不着替我肩膀的骨骼担心。”Jim甚至没有瑟缩一下,那股令他全身颤栗的力量逐渐加重,他的腹肌就愈发紧绷、滚烫,身体近乎悬空。“我认为,以我们现在的关系看来,这就开始担心来担心去似乎还早了点。”

       沉重的呼吸变成了一声声短促、尖锐的喘息。Spock的钳制没有丝毫放松。Jim不禁对他产生些许敬意——以一个身体紧绷、头脑发热的状态。

       也许又是周遭空气作祟。缺氧影响着他,令他逐渐失控。他呻吟起来,小幅度地扭动着试探Spock的决心。密集的疼痛感沿着他的手臂贯流而下。

     “你不遵从建议。”Spock道,“作为希望缔造联盟的一方,你一再展现了诸多‘令人赞许’的特质。”

     “你们看起来确实已经非常乐于利用我的情报了。”Jim答。

     “情报的价值不会因其提供者不具备发展合作关系的能力便遭损坏。”Spock的手掌紧紧锁住Jim的手腕。

       Jim忍不住好奇,通过这样的接触,心灵感应者会从他身上读到什么。Vulcan人在其他种族中始终保持着神秘与不可知的一面,从而避免了消息灵通的入侵者有机可乘。这是一项毋庸置疑的优势,却也是令他们分心的绝佳切入点。也许Jim裸露的肌肤使情况变得愈发有利了,这番身体的展示和炫耀对Spock造成了另一种分心效果,虽然不是他先前计划好的那种。

       时间每分每秒地流逝,Spock依旧没有松手的迹象。而Jim眼看着就真要开始品尝沙子了。

     “所以现在这算什么?”他的脑袋挣扎着后仰,在改变主意前不顾一切地试道,“某种面试?一个‘口头’测试?”(oral exam)

     “这是否是一个‘情色笑话’?”Spock引述了Jim先前的用词。

       他们已经有了独属于二人的内部玩笑。而内部玩笑,仅仅是一切化学反应的开端。

       Jim兀自笑了起来,他知道Spock看不到——也许他可以感受到。Jim只能够领会(appreciate,理解与欣赏,双关)Spock的部分出手招式—还有他喉咙流畅的线条,或者再加上那劲瘦的背部肌肉。在数次力量的碰撞与动作的阻击中,Spock仍然在保留实力,稳扎稳打、徐徐推进,以恰到好处的含蓄谨慎吊起Jim的兴趣。

     “这取决于,”Jim答道,“你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是不是已经能对我为所欲为。”

     “你假定我想要的事物中包含了你。”

     “现在你只是在用侮辱来进行伤害了。”

     “若你相信这是一种伤害...”Spock的另一只手缓缓地、几不可察地游移到Jim背上,在伤疤旁坏死的皮肤上辗转流连。Jim仅能从周围的肌肤觉出这隐约的触碰,一边是被放大的知觉感受,另一边是触觉感应的缺失,鲜明的反差令他全身的细胞警觉起来。“ 你假装自己所知甚少,James Tiberius。”

     “而你假装自己从不渴求,Prince Spock。”

       Spock顿住了。这恰好给了Jim足够的挣扎空间来达成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想做的事——为了钓到大鱼,你得率先示弱。这绝对值得。

       他的肩膀用力一扭,伴随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疼痛。然而Spock已然重心不稳,失去了对Jim的控制。Jim趁此利用身体的重量调转他们的位置,转眼间,他沾满沙子的腹部抵上了Spock赤裸的胸膛。

       又一次出乎意料,又一个有意的证明。Jim毫不掩饰的笑容几乎贴上了Spock的脸颊,只是后者依旧不改冷硬的态度,非常扫兴地,没有显露出一点点被挑起欲望的迹象。Vulcan人自我控制确实不赖。

    “你的即兴发挥能力着实令人无法忽视。”Spock论道。

       他的吐息喷洒在Jim嘴边——不是第一次了。Jim的生理痛楚围绕着他,幸运的是,他受伤的胳膊此刻已经成了麻木状态,反正在接回脱臼的骨头后不适感还是会造访他。没有痛苦的感觉,享受一刻是一刻。

    “这正是我现在能给你的,”Jim说道,“我不只是会打破规矩。有时候我做得更多,多到你那些唯命是从的雕像们根本无法提供—一—点点地球式的疯狂小天赋,通常我们把这叫做想象力。听着,”Jim愈发凑近,任由双唇轻擦着Spock的嘴角——他是前所未有的坚决,因为此刻,失败是不被允许的结果,“就试想一下,如果联手,我们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我们现在半赤裸着,躺在沙地中央,并且你还允许我折断你的手臂。”

     “你这么说好像这是件坏事似的。”Jim追逐着Spock的双唇,想要一口咬住。他对挑逗的反应是不可思议地敏感。

     “一桩与崇高相去甚远的成就。”

     “那是因为我们正在各自为战,”Jim接道,“而不是一起作战。”

     “此中区别——”

       Jim不能允许Spock将逻辑带到这场临场发挥中去——不是因为他暂时词穷什么的——要知道,这是他最有说服力的武器。“与我融合,”他低喃道,每一颗钻进他皮肤里的沙粒现在也裹住了Spock的身体。“我读到过。在两个个体间,连结的增强与战斗技巧的提升。你的力量加上我的创造力,我们是无可阻挡的。”

       Spock的沉默并不怎么鼓舞人心。

     “这样一来性爱也很会棒的。”Jim又添道,笑容大得几乎马上就要裂开。

     “由你此番演讲的主题之变化无常看来,我仅能得出,你已经彻底抛却了理性。”不知怎么地,就算是在被制服的情况下,Spock依旧能使自己听上去像是胜利的一方。“或许这不堪负荷的疼痛感已经影响到了你客观判断的能力。”

       Jim耸了耸没受伤的那侧肩膀。“你要开始精神攻击了吗?我还以为这是场搏击比试,我们该用身体战斗,而不是语言。”

    “此种定义是狭隘的。一场战斗,在不见一滴血液的情况之下亦可取胜。”Spock微微翘起上嘴唇,拟成一个半心半意的咆哮形状——也许他仍然在试着避开Jim的唇瓣。

    “你知道吗,假如蓄上胡子,你看上去真的会非常火辣。”

       胡子会阻碍到亲吻,不过Spock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然成了挑战。他喜欢强硬与软弱的对比。这才是驱使他来到Vulcan星上的一个有趣的部分,就像是蛋糕上的糖衣炮弹,尽管现在,那块‘蛋糕’是他被绑架的哥哥。

     “你是否在意图以言辞攻击来转移话题?”Spock的目光从Jim的脸庞游走到他胸膛上的纹身,他仔细端详着Jim心脏的位置,仿佛在考虑要不要将它撕裂。那并非Vulcan人的传统技法。不过一如既往地,Spock并非等闲之辈,他是难以预测的。“我感到我有必要提醒你,要分散我的注意并非易事。”

      “噢是真的吗。”Jim伸展双腿,调整他的臀部直到它与Spock的相贴,向他展示自己颇有天赋的分心战术。

       他们的心脏也许长在不同的地方,所幸其他关键部位的位置是相同的。Spock没有退缩,但是Jim瞥见了那处小小的破绽,一抹绿晕从他脸颊上绽开,微暗如影却清晰可见。它们不断地扩散,沿着裸露的喉咙线条一路向下,同时也浮现在了双耳的尖尖角上。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Jim开始怀疑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每当试图分散他人注意时,他总是发现自己成了被出卖的那方。没有一处关于Spock的资料里提到过他拥有如此幽深、似催眠般引人着迷的眼神,还有当他为了提高汲取氧气的频率时,双唇微启的模样。

     “你不理解你方才的要求意味着什么。”Spock的声音开始透露出些许烦躁,Jim敢发誓在那坚不可摧的镇定中,他捕捉到了一缕情绪叛逃的低语。“心灵融合并非某种轻易许诺便可承载后果的举动。一种更为永久的链接从未在人类这一个体身上付诸实践。”

     “你确定吗?”Jim问道,在他来得及控制自己以前便脱口而出,“那么你的母亲呢?”

       一招错棋。在发现自己再一次呼吸困难地倒在地上前Jim就意识到了——Spock又一次单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就在刚才Jim还考虑过吮吸那修长的手指,看看除了手对手的触碰之外他们对其他方式的接触是不是一样敏感。只是眼下,那手指的力道紧得几乎像是皇家饲养场里le-matya脖子上的项圈。

       啊,敏感话题。

       如果这就是事情的结局,Jim最好睁着眼睛见证他的终点。他拒绝眨眼,牢牢锁住Spock的目光,即使沙砾刺痛着他的皮肤,即使空气干裂地几近灼烧。

       慢慢地,他感受到一股绻结的热意,深埋在这不断梏紧的钳制背后不断堆积。又或许,那只是当视野边缘逐渐内聚时,Jim脑中产生的幻觉而已。

     “Vulcan式好奇心,”他嗓音粗嘎,“我救了你一命,而现在,你要来取我性命了。”

     “一种明智的定义。”Spock答道。然后,没有作出任何解释或警告,他松开了手指,放弃对Jim的控制。

       Jim总算—相对而言地——得以重获呼吸。他大口吸入那沙砾般生涩稀薄的空气,不顾肺部已然发出尖叫的抗议,嘶吼着想要更多更多。不,他不会把这个叫做正常呼吸的。他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以防Spock突然改变主意。Spock观察着它们,以一个干净利落的动作起身后,视线依旧停留在Jim磨损的手背关节上。

    “我本想让你给我搭把手。”Jim说着,尽力甩掉令他双腿颤抖扭曲的刺痛感,“不过既然你已经拒绝吻我了...”

      他坐起身,肩膀的剧痛再度袭来。在来得及思考以前,他就动手重新接上了脱臼的骨骼。那阵在体内冲刷而过的痛楚会令其他的触觉反应变得麻木。这样的影响也许会持续上几天。也许会伴随他的余生。

    “你已经想到了,不过。”Jim继续道。他站起身,忽略了随之而来的眩晕感,眼前沙地上那一道道凹陷的沟痕就像是围着他打转、向他俯冲而来的雪天使。他们确实把这个过分华丽的竞技场弄得一团糟。“并肩作战会是什么样的,作为一...”

    “你并不理解。”Spock重复道。

    “具体是指?”

    “与此相关的一切。”Spock很有见地地没有把钥匙套回颈上的绳索,考虑到Jim若想用它来绞死自己简直易如反掌。他把它环绕在手腕上,深色的袍子披挂在一侧的臂膀。他的脊背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刮痕,浮现在周围的阴影浓过绿晕。“你将被置于严密的监管之下,直到我的密探将负责昨夜行动的幕后主使者逮捕并拘禁。”

      Jim靠向他,身体等待着被再次掀翻在地。但是这一次Spock默许了入侵,没有再着他的当。“想想看吧,王子殿下。”他执起Spock的手,粗糙的表皮抚过Spock的掌心,他们的手现在都是脏兮兮的。“这个宇宙中,曾几何时,有人真正信任过他们的同伴?我和你,我们将无可匹敌。”

    “世界上并不存在,”Spock答,“‘无可匹敌’之事。”

      他的口吻听上去是如此确凿无疑。那么,就将由Jim来向他证明他错得有多离谱。



-第二章 完-



这文的尿性..........唉,抹脸(。


  14
评论
热度(14)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