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Redshift by Museaway Chapter1-2

标题:Redshift 红移现象

配对:Spock/ James T. Kirk

分级:NC-17

作者:Museaway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0613/chapters/2076982

摘要:双重悲剧的发生致使企业号指挥组各员紧密联结在了一起,但自从Spock发现Jim脑中的某样东西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与日俱增。

作者注:故事包含两集TOS的重启版,它们分别为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S1E28)与 Operation: Annihilate!(S1E29)。建议看过之后再阅此文。

译者注:S1E28 那集含有轻微的James T. Kirk/ Edith Keeler,不是很过分,结果依旧是心塞,好喜欢那妹子啊...这篇文在我心底留存近一年之久,Muse本人也说这是她在自己的AOS作品里最喜欢的一篇。全四章,每章一万字上下,是HE,会缓慢地翻完,集齐一章走AO3



六个月之前

纽约,1930年


“听着,”Jim飞快地说道,将胯部用力撞向大门,见它纹丝不动后,他从腰间掏出一枚大头针撬起了门锁。那玩意锈迹斑斑,粗糙的表面磨损着他的手,手柄处的漆料脱落在地,Jim暗自诅咒出声。

“抱歉我刚才说了那些关于你耳朵的话。我们可以不提它了么?”

“你告诉那些人我的耳朵是整容而来的。”Spock回击。

“我说了所有孩子都那么干的。那总比说你以前被卷进了什么古董机器里好吧。”

Spock没有回应,只是向Jim射着眼刀。这一次Jim用双肩重重抵住门,闷哼一声后,它终于屈服了。他跌进一个黑漆漆的、充满霉味的地下室,复又站稳脚跟,揉了揉肩头,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旧书的发霉味。蜘蛛网遍及之处十分潮湿,门依旧未关,身后的光线令他得以一瞥里头破旧的家具与扎堆的箱子。一台上了年纪的暖炉伫立在角落里——呃,对Jim而言,它是老家伙了。考虑到他们最终来到的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这玩意估计还算是先进的。一辆车缓缓经过,他倏地别转过头,移开了视线。

“把门关上,”他嘶声道,示意Spock跟上自己。“在确保那些警察没跟来之前我们就待在这儿。快换衣服。”

Spock注视着他,只有绷紧的下颌清晰地道明了他隐隐的反抗之意。

“这些衣服是盗取得来的。”

Jim翻了个白眼,扯下制服的上衣,从那堆刚才他们自巷子里某处栅栏上卷走的衣服中捞出一件红黑格子的法兰绒衬衫。

“不要在意细节,”Jim道。“我们是来阻止世界末日的。最高指导原则告诉我们不得干预当地文明的发展,我知道你对它抱有怎样的感情。”

Spock不以为然。

“而鉴于Bones捅了那么大的篓子,不得不由我们回这里来补救一切,我们总不能全程都穿着制服乱晃吧。那艘船现在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也没法复制出符合年代气息的服装来。就我看来借一两件衬衫天经地义。”

“我们到达的日期早于McCoy医生,因此那件要被阻止的事眼下尚未发生。尽管我们的确身处二十世纪早期——因为阻止那件事的发生乃我们的目的所在,但是我假设实际上企业号仍是存在的,它存在于二十三世纪的此刻。”

“见鬼的,”Jim说,“如果你能召他们前来给你送些更好的衣服,请便吧。”

“否定的,但实现我的三录仪与舰船电脑的信号同步是不无可能的。”

“你建议我们造台电脑?”

“我们?”

“我可是个电脑专家,这点你我都心知肚明,”Jim道。

“在程序编译上你的确技艺娴熟,”Spock答,“尤其涉及到安插子程序。”

“那件事你是永远都不会放过我了吧。”

“然而,”Spock顾自继续,“我掌握了高等电脑组装与电路学知识。倘若获得必需的材料,也许我能构建一台计算机主体,以便搜查人类历史上的异常事件,预测出需被阻止事件的发生时间与地点。”

Jim一边思考,一边咬唇。

“好吧。我来想办法拿到你要的东西。现在快脱衣服,或者至少给我戴上顶帽子,除非等到下一个人问起那双耳朵时,你还想我编出更多离奇的说法。”

“舰长...”

“说你是圣诞精灵如何?”

“我不认为作为我的指挥官,你有冒犯他人的特权。”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嘿,”Jim耸耸肩,“星舰还不存在呢,所以现在我们只是朋友,好吗?Bones和我可是将互损视为我们革命情感的一部分啊。”

“我不理解两个如你和McCoy医生那般争论不休的人为何会将对方标榜为朋友。”

“你和我也争。”

“军官之间兴许存在意见分歧,”Spock指出,“我更希望我们的私人关系保持友善和平。”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Jim摇头大笑。“在找到他之前,我们有多少时间?”

“我相信在McCoy医生到达之前,我们还有一个星期。”

“可是我们怎么能确定他会来这里,而不是穿去德国?”

“我们不确定。因此,为了连接舰船电脑、获取讯息,我的业余兴趣极有可能会帮助我们得出他的位置。”

Jim缓缓点头,拽下裤子,将一条腿挣脱出来,而Spock转过身(Jim认定他是害羞了),朝炉子靠近了些。衣料很柔软,比起星舰那种标准抗皱制服,棉布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改变。Jim短暂地考虑将它们顺回企业号上。他卷起自己的制服,夹在腋下。

“打探一下街上的情况,”他对Spock下令道,后者戴上了针织帽,穿着牛仔裤,刚从黑暗处现身,除却那副高深莫测、一如从前的面部表情,他看上去不可思议的人类。Jim能从那张脸上看出来,Spock正因身着别人的衣服而深感不适。“走运的话,”他希望自己的语调既可安抚人心,又尚存几分威严。“我们一两天就能弄清情况,然后你就又能穿回那如此心仪的黑色长袍了。”

这一次Spock着实挑起了眉。“舰长?”

身后的脚步声太过熟悉,可待它传至Jim耳中时已经晚了,除了“ 笑一个,保持风度(帅帅哒)”以外,他来不及想出第二种应对方案。于是他随意地一站,双手落在身旁,若有此必要,双拳随时可攥紧待命。当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时,他愣住了。“谁在那里?”


来人的声音清晰响亮,不着一丝胆怯与害怕;楼梯间,她的脚步声也渐渐靠近。一名身材窈窕的女性站在距他几尺开外的上方,紧紧盯着他,等待回音。她神情严肃,不沾感情色彩——活像个瓦肯人,而Jim差点就笑出了声,对方的存在立即令他感到一股奇特的自在。她身着旧式长裙与短衫,一头黑发利落地盘在脑后,但她的脸庞年轻生动,五官精致, 一双大眼写满了好奇。

“抱歉打扰了,女士...外面很冷,我们又无处可去。”

他扑闪着湛蓝的眼睛,在过去他发现用这招来对付女性方便讨巧(不分种族,不过地球女性与Orion人更吃这套)。当她走下最后四个台阶,无所畏惧地站在他身前、下颚几近挑衅地扬起时,Jim并不讶异。

“撒谎是种不友好的打招呼方式。”

“我真的很抱歉。”

“啊,不过你瞧,”她双臂交叠,“现在可不冷。”

“也许是我失言了,”Jim咧嘴一笑。“马上就要转冷了,而我们在城里没什么可投靠的朋友。”

“我明白了。”

“还有,我们在躲避几个警员。”他继而低声说道,暗自希望即使是1930年的地球女人也为坏小子倾倒。

“噢,是吗。”她的声音波澜不惊。“那些警员想从你们身上得到什么?”

“这些衣服是盗取而来的,”Spock供认不讳,Jim被那忏悔的语调逗乐了。

“偷来的?”她重复道,但听上去不同寻常地冷静。

“我没有信用——钱。我们身无分文,”Jim坦诚道,他垂首望向她,魅力指数全开。“而且,正如我所言,天就要转冷了,而我的这位朋友来自一个气候温暖的地方。”

“的确,”Spock附和道,Jim暗自欣喜自己坚持让他戴上了帽子,因为Spock看上去确实很冷。光是看着他就能让Jim发抖。尽管他站姿挺拔,双手放松置于身侧——是企图放松,Jim揣摩道,以便让自己看上去随意且人类——他双肩缩紧,略微前倾,面部也十分紧绷。

“去暖炉旁站着。”他命令道,Spock看似吃了一惊,但还是照做了。

“你们的名字是?”

“Jim Kirk,”他伸出一只手,对方坚定地回握。

“他呢?”

捏造一个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的假名毫无必要。

“Spock。他——”

“来自异域。”Spock接口。

“我看出来了,”她嘀咕道,向他瞟了一眼之后继续将注意力转向Jim。“但我敢说,你也不是本地人。”

“你很厉害,”Jim笑意加深,倾身向前。Spock清了清嗓子,那女人后退了一步。

“我是Edith Keeler,”她道。“如果你们需要的是钱,你们可以在这儿打打下手:洗餐具,扫地,大扫除。”

“报酬如何计算?”Spock问道,他走到Jim身旁,从暖炉旁汲取的热意自他体内四散。

“一天十小时,每小时十五分,”Edith说。

“那很多吗?”Jim问。

“肯定比眼下任何人给的都多,”她的眼中掠过一瞬阴霾。

“好。”Jim同意了。

“你们不妨就从清扫这里开始,”说着,她就那样走上了台阶。

“呃...我们到底在哪?”他冲她的背影叫道。

“你们在第二十一街的布道所里。”楼上传来她的回声。

“我猜这处地方...由你经营?”

“没错,Kirk先生。”脚步声渐渐远去。Jim吮咬着双颊内壁。

“哈,”他凝视着她离开的方向。“她真特别。”

“她没有对你的放肆行径予以回应。”Spock评道。他拉了拉帽子捂好耳朵。

“那叫调情,”Jim一边回嘴,一边拍开Spock的手,为他扶正帽子。“凡事都有第一次。”

“我有充分的根据相信Uhura上尉同样对你的调情免疫,”Spock一把抓住Jim的手腕,定住了他。

“Spock先生,你在八卦吗?”Jim嘲弄道。

“我仅仅是想指出,倘若你尝试在外交方面一展所长,而非依赖人类脑边缘系统,你将取得更好的收效。”[注:大脑重要组成部分,与情绪、精神、记忆等高级神经活动有关]

“怎么,我没有将你迷倒(turn you on)?”Jim笑着问道,双手挣脱了Spock。

“你是一名外表赏心悦目的人类,”Spock丝毫没有停顿,“但你忘记了我是瓦肯人,因而能够控制生理冲动——倘若你当真对我有如此大的影响。”

Jim在他的肩头锤了一拳。“我倒是惊讶你居然懂了我的意思。”

“我并非你想象的那般天真,”Spock眉宇轻蹙。而Jim则是两道眉毛都飞了起来。

“是吗?那你和Uhura以前...?”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在此事上我无可奉告。”

“行了,不透露细节也无妨,”Jim说着翻了个白眼。“我们最好开始清扫了。当时Bones到底是怎么做到给自己来上一针……”

“在我们经过一道时间波纹时,舰船突然发生倾斜。”

Jim打开一个发霉的箱子,冲他皱起了眉。

“听过一个叫做反问句的东西吗?”他问道,搅了搅箱子里的东西咳嗽起来,“万一我对这里的霉菌产生了致命的过敏反应,我把我的棋盘遗留给你。”



~




食堂看上去有点破旧,好在设备齐全。领取食物的窗口前有一列队伍在等待,剩下的人则坐在长桌前那些不配套的椅子里。

“如果你要对这食物大发牢骚(bitch),”Jim咕哝道,用一根叉子指向Spock,“就吃面包吧。我相当确定面包里总没有肉。”

Spock在椅子里挺直身躯,作为一个本该落魄到家的人,他的样子可差远了。

“我没有大发牢骚(bitch),”他缓慢地引述,听见这个词从他嘴里蹦出来让Jim窃笑不已。“我仅是询问了哪些是素食。”

“说真的,吃肉会杀了你?”他满嘴食物地问道。Spock侧身瞪着他。

“不会,但我更希望避免食用它。我的身体会不习惯,我可能会生病。”

“我一定要找个时间在你的plomeek汤里悄悄混进些牛排,”Jim摇头晃脑地说道。“我会先把它们剁成肉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汤的颜色这么深,它们会融合得毫无痕迹。”

“你何时有过机会食用plomeek汤?”Spock问道,身体愈发靠近Jim。

“它是紫色的,对吧?”

“若你在爱荷华偶然食用过,那则会相当令人好奇,”Spock继续,“我原以为在加入星际舰队之前,你一直生活在那里。”

“这个嘛,”Jim边说边叉起一块土豆,“我在Tarsus IV上有过一段美好时光,而且我绝对没有在那儿喝到过什么汤。”

“请原谅,”Spock迅速说道,他压低了声音,倾身向前,抚上Jim的肩膀。“我并非故意使你想起那些记忆。那些事件——”

“可能是在企业号上,”Jim自言自语。

“舰长?”Spock眨了眨眼。

“我喝这汤的地方。可能是在船上,自我们撤离于……你知道。”

“就在不久前它才被添加进复制机中,”Spock声称。“我自己一直在尝试改进。”

“它尝起来并不那么糟。”

Spock的神情难以捉摸,他张口欲将话题延续。而Edith正穿过餐室里最长的一面墙,站到低矮的台上、一架立式钢琴前,开始发言。

“Jim——”Spock启口道,但Jim摆摆手示意他安静。他向后撤去,一条胳膊搭上Spock的椅背。

“嘘,我想听听这个,”他的目光在台上徘徊。“我们随时都可以接着讨论如何在食物里使坏。”

“在不久的一天里,”Edith以熟练的口吻宣告道,而这告诉了Jim她经常发表类似的演讲。“人类将有能力掌控不可思议的能源,甚至可能是原子,它们能将我们领向深空,以宇宙飞船的……”(注*)

“我喜欢她,”当她结束时,Jim扬起笑容,向Spock宣布。“你觉得我们能带她一起回去吗?”

“你大可以在企业号上寻找合适的伴侣,”Spock道,“若你对此无异议。” 

Jim耸耸肩。“我只是在说她很性感而已。”

“我并不感到惊讶,”Spock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别转过脸。

“惊讶难道不是一种情绪吗?”

“它是一种表述惊愕状态的方式。你发觉一名地球女性具有吸引力,为此我并不愕然。自我们的任务开始后,类似陈述你已表达过三十七次。”

“只有三十七次?”

“仅据我所见。且我并未将非人类的物种包含进去。”

“我就知道这数字低了。”

“你对自己言过其实了。”

“而你的耳朵是尖的,”Jim一掌拍上他的后背,接着双肘移回桌面,“吃你的面包吧。”



TBC




注*:此段对话引自TOS剧集,不光如此,还有许多细节之处也改自TOS的梗,包括Jim的衬衫,大副的帽子等。



  12
评论
热度(12)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