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Redshift by Museaway Chapter1-3

标题:Redshift 红移现象

配对:Spock/ James T. Kirk

分级:NC-17

作者:Museaway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0613/chapters/2076982

摘要:双重悲剧的发生致使企业号指挥组各员紧密联结在了一起,但自从Spock发现Jim脑中的某样东西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与日俱增。

作者注:故事包含两集TOS的重启版,它们分别为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S1E28)与 Operation: Annihilate!(S1E29)。建议看过之后再阅此文。

译者注:S1E28 那集含有轻微的James T. Kirk/ Edith Keeler,不是很过分,结果依旧是心塞,好喜欢那妹子啊...这篇文在我心底留存近一年之久,Muse本人也说这是她在自己的AOS作品里最喜欢的一篇。全四章,每章一万字上下,是HE,会缓慢地翻完,集齐一章走AO3



他们那只有一个房间的寓所(“一个落脚之处”,据Edith称)单调简陋,但它干净又便宜,这才是更重要的。室内有一张单人床,一些基本的生活家具用品:几把椅子,一张破旧但尚且像样的沙发,低矮的桌子,一个床头柜以及一座台灯。墙上覆满了蓝色的墙纸,窗帘轻薄透明,使得来自街对面高楼的灯光毫无阻碍地照了进来。

 

“挺惬意,”他们走进屋子,Jim如此评论道,将一叠制服与换洗的衣物撂在床上。他铺好床垫,把自己埋进床单。“你是想现在就决定谁睡哪里,还是跟我打赌比比谁先睡着?输的人睡沙发。”

 

“鉴于我需要的睡眠不如你多,我将势必打败你,在此种默认情况下你将只能与沙发作伴。然而,由于你的睡眠时间更长,唯有你选择床才是合乎逻辑的。”


“确定吗?”Jim问。


“为何质疑我的言论?”


“我,人类,”Jim打了个哈欠,指着自己的胸脯。“只是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认真的。”


“我,瓦肯人。”Spock反唇相讥,从床上拿起第二只枕头,放在了沙发上。“我总是认真的。”


“我能肯定你是有幽默感的,而且你也能够撒谎,但我很感激你把床让给我。我累坏了。”他脱下衬衫与裤子,钻进了毯子。它们冰冷地贴着他的皮肤,令他不由瑟缩,等待自己的体温渗入其中,赶走那些鸡皮疙瘩。“嘿,”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在那够暖和吗?有多余的毛毯没?”

 

“我会没事的,”Spock说着关上了灯。街灯的映射使得房间里泛着幽幽的蓝色。“比起我所偏爱的温度,我已经习惯了更冷的环境。如果我感到不适,我会开始冥想。”


“那就把床上的毯子拿走。我有床单垫着就可以了。”他闭上眼,感到第一波睡意来袭,复又打了个哈欠,然后翻了个身,将一条胳膊枕在脑后。一个念头来袭,他没有给自己细想的机会便开口道,“或者就和我睡一张床,我们都挤得进。这床比我舱室里的那张大了一倍,而且我们还能合盖毛毯。”


“那是...符合逻辑的。谢谢。”


一只靴子闷声落了地,接着是另一只。感到床垫在他身旁的位置下沉了几分,Jim睁开一只眼,望见Spock滑入毯子底下,仍然衣衫齐整。Jim顾自一笑,好奇如果Bones看到他们俩现在的样子会发表怎样的感言。这是他临睡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瓦肯人是绝佳的床伴,Jim暗自评断。他现在既暖和,又感到精力充沛,而且Spock整夜都乖乖呆在自己那头,没有跟他抢毯子。作为一个占被狂魔,Jim很欣慰别人没有这种习惯。在他人身旁醒来对他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惊讶于发现自己竟喜欢另一具身体睡在他身边的感觉。


他的手指正揪着某个柔软的东西。随即他反应了过来,那是一顶针织帽。它必定是在夜间与Spock的脑袋分了家,因为Spock本尊正背对着Jim,尚未醒来——或者正在卖力地制造这个假象。Jim在心上记了一笔:Spock在睡觉习惯上撒了谎,正如他之前也在,呃,撒谎这事上撒了谎一样。他翻身仰躺,舒展着双腿,努力说服自己起床,随后跌跌撞撞地经过走廊,走向浴室。


今天Edith指派给他的清扫任务再简单不过了。他扫完食堂的地,刷完厨房的橱柜,又帮她把一堆箱子从地下室搬到了一楼,好让她整理过去一年里人们的捐赠之物。


“有些人的大方程度会吓你一跳,”她告诉他,“即使这个国家此时正深陷于经济危机的水深火热。”


一天下来,他的后背酸疼不已,当他跨进那狭小寓所的大门时,他如释重负。

 

“亲爱的,我回来了,”他叫唤道,迎接他的是一记上挑的眉毛。


“我永远都无法理解人类对于陈述显而易见的客观事实所抱有的偏好。”Spock自他的手写笔记中抬起头。

 

“我也永远都无法理解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接受你当我的大副。”Jim脱下夹克衫。“你的进展如何?”


“目前我正在勾勒我的设想,”Spock答。“我需要铂金。”


“我个人更偏爱钛合金,”Jim在他身边拉过一把椅子。“当然了,我对珠宝不是那么来电,但如果这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的话,我会戴上戒指的。”


Spock的瞪视简直可以熔化一切。“我并未在说个人装饰品。”他云淡风轻地开口。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弄不到铂的,或者黄金、以及白银。我们只有……”Jim将手伸进口袋,掏出几枚硬币在掌间摊平。“……一美元五十分。”


“那远远不够。”


“废话。如果你有更好的赚钱金点子,烦请多多指教。”


“无疑你已具备了所需的才能,”Spock回道,“即便我们正处于原始社会文化之中。”


“我可不干性交易,如果你在暗示这个的话。”

 

以瓦肯人的标准而言,这声吐气也许可以算作叹息了。“我并没有。”


“如果我带着一身无药可医的病毒回到二十三世纪,Bones会杀了我的。”


“你足智多谋,”Spock说道,而Jim相当肯定他已经怒了。“你会想到办法为我提供所需的资金,我对此抱有信心。”


“你知道,你比我强壮得多,”Jim道,“如果你想来帮我搬箱子,我们就能更快地捞到你要的那些玩意。”


~


他们在布道所的地下室里整整拌了三天嘴,终于挣够了钱去买基本材料。这之后,Spock终日留在公寓里,而Jim发觉独自一人干活变得了无生趣。Spock会逗他笑,不论他是否是有意为之。他清完了那些破破烂烂的毛毯,当Edith告诉他到时间洗手吃饭时,他乐意之极,因为他的左肩几乎要抽筋了。而当Spock叫他带点食物回去的时候Jim有些失望,因为这代表Spock不愿放下手头的工作。


“这样下去你会损伤视力的,”Jim告诉他。Spock只是望着他,复又将视线移回面前的电线和其他材料。


“当我没说,”Jim小声嘀咕,独自开吃。他带回一大块面包,搁在Spock鼻子底下。


“我保证里面没有肉。吃吧。”于是当Jim在他身旁坐下时,Spock乖乖照做了。


这个元件与Jim印象里现代电脑的样子无半分相似之处。它由一排十个的无线电真空管连接而成,附着在六尺长的电路板上。Spock将墙边的床头柜挪了过来,充当主控台,并将三录仪搁在上方。

 

Jim很快意识到,他的黑客技术派不上用场了。他花了十八分钟摆弄那些被Spock弃置的备用电线——美其名曰“帮忙”组装这古老的文物,其间他满腹狐疑地瞪着这脆弱的无线电管,在桌子底下不懈地蹬腿。终于,Spock忍无可忍,将手放到他的腿上令他不再动弹并开口道,“舰长。”


“指挥官。”


“你的举止令人分心。请为自己另寻他事。想必此处是有书可看的。”


Spock移开手,继续埋首于工作。Jim望着那双手小心翼翼地安置好电路,暗自忖度自己该作何选择:是待在这里,继续观赏Spock抚弄无线电管,还是去找那位相当美丽的女士,畅谈阅读习惯。


“你确定我帮不上忙吗?”他问。


Spock赠给Jim的神情按Jim的想法翻译过来就是:我竟会选择担任此人的大副,我需要怀疑自己的理智。Jim莞尔一笑,步入走廊。他敲了敲Edith的房门。


“嘿,”当她应声而来时,他打了个招呼,将身体倚上门框。


“Kirk先生,”她口上说着,只将门打开几英寸。“有什么我能为你效劳吗?”


“事实上,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书可以借我,”他答。“我有些无事可做,于是想着读点什么。”


她直勾勾地望了他几秒,随即眯起眼睛。


“稍等,”说罢,她便转身离去,衣裙的下摆随之发出一阵飒飒声,Jim吹了声走调的口哨。接着她便再次出现在门口,伸手将书递给他。封面是黑色的薄皮,印有金色的字体。


“《圣经》?”他扫了眼书脊问道。


“晚安,Kirk先生。”她狡黠地一笑,关上了门。


Jim回到房间,仰面躺在床上,翻开《圣经·创世纪》。这个书名不知怎地令他凝滞了一瞬。他想象着冰与火般的双重触感,想象到自己将脸庞埋入某个人颈窝里的感觉,还有他体内的分子被全数打乱时的知觉。他阖上封面,压下一阵战栗。


“我要睡了,”他宣称道。不等Spock应声,他便扭头转向对面的墙。


晚些时候,当Spock爬进被窝时,Jim模模糊糊地觉察到Spock面朝着他,将手与Jim的相接对齐,如此一来,他们的手指便几近相触。Jim露出满足的微笑,轻轻吁了口气,坠入了沉眠。

 

 

TBC

 


  23 3
评论(3)
热度(23)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