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Jim中心 镜像皇室AU by Waldorph

译者语:没错,就是那篇Strive, Seek, Find, Yield镜像版。四月份W女神的镜像皇室AU ficlets,本想等女神写成文再动手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次挑了四段粗译,不长,自嗨一下。Happy Birthday Chris Pine <3



01 PreProposal

nostalgia-in-starlight said: 

Drabble: Anything from the hypothetical Mirror!Spoctoria verse!

Jim中心,镜像皇室AU


—-

“我担心过他,”Winona突然说道,Spock闻言停步,转身望向她。他觉得自己可能摆出了跨立姿势,真是可笑至极。“我是说,在他小时候。Sam有自己的武器——化学武器和神经毒气——七岁时他就研发出了新的品种。然而Jim……”


她摇了摇头,金发拂过她的肩膀。“他就是个小恶魔,在宫殿里穿梭奔跑,大喊大笑,无忧无虑。”


Spock理解她为何担忧,尽管说实话,对于身处这个位置的人而言,Jim Kirk依旧笑得太过频繁。


“于是我向Number One提了这事,告诉她也许Jim应该从小开始接受训练。你知道她作何反应吗?”


他摇摇头。


“她笑了我一顿。她说我儿子早已把他的保镖们训成了一流的刺客,而且没人会把责任推到Jim头上,但已经有几个孩子再也无法正常走路了,因为他们多少曾试图伤害他。” 她宠溺地一笑,随即望向Spock,绿色的眼珠迸着锐利的光芒。她挑起一道眉。


“在Jim身边,”她说,“没人会克制自己。”


Spock已然有所领略,他见过各种情形——Jim坐在图书馆里,他的朋友McCoy正把一个学员的脸当成靶子玩飞镖,后者昨晚试图让Jim脑袋开花。


“我会,”Spock如此道,因为他要Jim,不论Winona Kirk是否允许,不论Jim是否同意,他都要得到他。


她随意地耸了耸肩。“我们走着瞧。” 说着便把订婚协议递给了他。

 


02 求婚

sarcasmandexplosions said: 

 

Mirrorverse!jimtoria, the proposal? 

 

—-

 

没有谁求婚,他们只是在协议上签了字。婚礼将于二月十日举行,这给了每个人充足的时间来考虑他们该拿什么作献礼、有没有胆量亲临现场,以及,是否承担得起怯场的后果。


Jim压根不指望事情有什么变化,只是——他以前总以为自己会被打包献给一场政治联姻,但瓦肯人在政治上并无优势可言,Amanda Grayson拥有少许财产,但它们也谈不上价值连城。


“这桩婚事另有原因。” 这将是他母亲作出的唯一解释。Jim很久没有那种被当成棋子的感觉了,直到现在。更糟的是,他不知道Spock身上有什么能令他母亲那么迫切地想要达成和平,把Jim像盘中餐一样献出去。


“你必须得意识到,她已经给你判了死刑。” 当他和Spock因新闻发布会而见面时,Jim这么说道。他瘫在一张扶椅里,等着Boyd过来把他领走,拜托他看在那顶王冠的份上,别表现得一副那么想杀人的样子。Spock强迫Jim抬起头,细细端详着他,手指坚定有力。Jim绷紧双肩,但Spock并未对他的喉咙作出攻击,他只是稳稳地扶着他。


“我会得到你。”这是一个承诺。他幽暗的眼睛里写着愤怒与坚定。“并且,要杀我并没有那么容易。”


妈的。Jim有点想相信他。

 


03

noextect said: 

 

Idk if you're still doing star trek drabbles but if you are, how about mirror spoctoria verse where jim has been hurt and spock reacts possessively.  Mirror verse hurt/comfort, is that a thing?  Idk up to you :)

 

呃,nc17?

 

—-

枪击来得毫无预兆,Spock来到Jim的房间,看到他身上缠着绷带,登时勃然大怒。McCoy一脸阴郁地退了出去。


Jim还在气头上,他冲Spock的神情翻了个白眼。“我没事,这只是—” 


Spock将他推回椅子,支在他上方,一把揭下纱布。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青紫色的深印。Jim还在喋喋不休,毫无疑问,他还在为自己的愚蠢与放松警惕找寻借口。


他本可能会死,而Spock却在大楼的另一端因一场会议脱不开身,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他用另一只手握住Jim的另一侧肩膀,抵住他、逼得他后退,与此同时大拇指按进淤青的正中。


Jim发出一声震惊与受伤混杂的高呼,他蔚蓝的眼睛闪着杀气,但Spock比他强壮,已将他困进椅子。Jim什么都做不了,除非他想大声求救。但他们都知道他不会的。


“此事无可接受。”Spock声音低沉,粗哑得不可思议。“你的伤痛只能由我给予。”(The only hurts you will have are those I permit)

Jim呼吸渐稳,逐渐适应这痛楚。他抬眼迎上Spock的目光,瞳孔猛然放大。他透过睫毛望着Spock的神情,他血色上涌的脸颊,他身体瘫软下来的样子——Spock由衷地希望自己有办法抵御它们、抵御这一切。


“待我找到他们时,”Spock顾自继续,他动了动,用上三根手指重重摁着淤青,让它不断加深、扩大,蔓过原有的轮廓。“我不会杀了他们。”他望着Jim伤口周围的皮肤在按压之下渐渐泛白,感到自己的指甲下方涌上血珠。“只要这道痕迹一日不褪,我都会让他们苟活下去。”


“我知道你喜欢悄无声息地解决这类事情,但这一次,在庭院里公然粉碎他们则会更好地送出一道讯息。”


“什么讯息?”Jim语不成调,喉咙一阵哽咽。渐渐地,他迎向Spock的压迫,他的裤子根本无法掩饰他的性奋。 


“你是我的,”Spock宣告道。Jim下身一顿,呼吸一滞,而Spock从淤青上抬起手,转而在Jim的肩膀与锁骨间辗转流连。他用膝盖滑入Jim叉开的双腿,拉下他的裤链。Jim的老二早已湿了,它硬得发红,看上去漂亮极了。Spock将它吞入喉中,Jim发出了最最破碎而动人的声音;随着Spock的吞吐,Jim开始摆动臀部。他一开始就被逼到了边缘,离高潮已经不远。Spock将他全部吞没,复又整理完毕。他再度倾上前,在Jim的唇上印下重重一吻。


“你的所有苦乐,都将由我赠与。” Spock说道。Jim发出了类似赞同的声音,他的身体紧紧贴着Spock。


“你的,”他附和道,一派平静餍足。那一瞬间,Spock想起了Winona的警告:人们总会为Jim干出坏事,可随后,Jim嘴唇的触感便拂去了他所有念头

 

04 初遇

devilishdestiny said:

 

Jim/Spock as little kids in the mirror universe. What switches each kiddo's brain into thinking, "Yes, this one is mine and if anyone tries to take him I will turn their lineage to ash.”

 

kid!Spock/Jim,是什么让他们这么小就动了“没错,这人是我的,谁敢动他我就灭了他全家”的念头

 

—-

 

“那就是王子,”Spock的母亲沉了沉下巴,领着他深深鞠了一躬。他的膝盖、连同双手这下子都脏了,Spock心想。


George Samuel Kirk王子比Spock大几岁,一头红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雀斑散布在他鼻翼两侧。身为一个王子,他动作迅捷,尽管Spock是第一次见到王子,也许他们的身手都很快。

 

Tarsus IV的大屠杀已经传遍宇宙空间站,幸存者正于今日返回。Spock和他的家人本想回家,眼下他们却被困在这里,他父母要去对付政客。Sybok料到了事情走向,掉头回了房间。说真的,也许这样最好。Sybok不可思议地反对君主制,而在Winona Kirk在位的情况下这是极其危险的。

 

Spock躲了起来,试着尽量不惹人眼目。

 

“你占了我的位子,”一道男孩的声音响起。他看上去非常、非常地疲惫,Spock挪到沙发另一头给他腾出空位。他的金发竖向一侧,好像他已经躺下过了一样。真皮再生器新留下的浅粉痕迹遍布在他的手上、脸上——事实上任何肉眼可见的地方都有。

 

George王子带着尖锐的目光四下环顾着。如果他不是George Kirk,Spock或许还会以为他在担忧。实际上,他只是看上去暴跳如雷。

 

“啊,”Spock的同伴说道。他往下一躲,把Spock当成了掩护。“人啊。”

 

“到处都是,”Spock附和道,抬起胳膊以便端详他身后的男孩,后者即便在挪动并四处张望的时候都一副要睡着了的样子——他的动作如牵线木偶般笨拙急促。“也许你该睡一觉。”

 

“也许你该滚开,”男孩迅速回击,但他的前额撞上了Spock的肩膀,使这声音失去了本该有的尖锐。实际上,他听上去已然昏昏欲睡。

 

在瓦肯星上,人们不会触碰彼此。太多的接触型心灵感应者,会引致各种潜在的流血事件。这感觉并不令人厌恶,Spock心想。他动了动,好让男孩的头枕在他胸前,而非倒在Spock的后背与沙发之间,他没忘记小心地将男孩的脸转向沙发。因为对方似乎并不急着被发现。

 

男孩穿着纯灰的星舰预备学员制服。Spock抚顺他脑后的头发,却发现那上面沾着血。

 

更多帝国的守卫涌了进来,George王子正在与几名大人深入会谈。Spock望着Tarsus IV的幸存者汇在一起,与家人团聚,而那些没有找到自己所爱的则在暗自哀悼。

 

“他在睡觉吗?”一个女人蹲在Spock身旁问道。她有着一头深棕的披肩长发与一双大眼睛。她用纤长的手指熟练地轻抚男孩的后背。

 

“是的,”Spock很想叫她走开,但在祸从口出前及时刹住了车。

 

她望着他站起身来,只是说了句“很好”,随后便走开了——尽管Spock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的背影,她还是很快失去了踪影。

 

George王子阔步走出房间,在场的帝国守卫少了一部分,男孩在Spock的肩膀上流着口水,继续沉睡。

 

*

 

“噢fuck,”Jim醒了过来,小声嘀咕道。房间里静得出奇,这意味着Sam、或者Winona、或者其他什么人会把他杀了。Jim翻了个身,他身下的男孩咕哝了一声。Jim望着他说,“我就要没命了。”

 

“你母亲在看到你睡觉时似乎很满意,”男孩说道。Jim正欲巡视屋子,闻言后倐地转向Spock。

 

“我妈来过。”

 

“身形娇小,头发乌黑——” 

 

“是Number One,”Jim纠正道。看到对方并未理解时(说真的这孩子是谁啊?),他澄清道:“一个......阿姨。”

 

情报部门的头头听上去如此冰冷,而现在他要叫她一辈子的“阿姨”了。Jim真他妈不能再高兴了。

 

“看来在试图做出适才的行径后,你将大祸临头,”男孩说道,Jim冲他咧嘴一笑。

 

“估计是,”Jim同意道。“顺便说一句,抱歉啊,那个——口水。”他眉头轻蹙,伸手够向——不,算了,已经没法挽救了。“呃,我能把它弄干净?”

 

“我自己也能妥善处理。”男孩答。“我是Spock。”

 

“Jim,”Jim道。

 

“你个小混蛋,”Sam在他身后咒骂道,Jim瑟缩了一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多少正四仰八叉地躺在Spock身上,像本情爱小说的封面一样,而且还躲着——所有人。

 

Spock瞬间停下了所有动作,Jim开始道歉、开始解释,但Sam不由分说地抓住他那条受伤的胳膊(七处初愈的骨折,但是嘿,这简直棒呆了,请别大意地再握紧点儿!)拖着他离开,嘴里还嘀咕着阴谋、滥交云云,以及一句“瓦肯人,你认真的?”



-fin-

  24
评论
热度(24)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