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Redshift by Museaway Chapter 1-5

标题:Redshift 红移现象

配对:Spock/ James T. Kirk

分级:NC-17

作者:Museaway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0613/chapters/2076982

摘要:双重悲剧的发生致使企业号指挥组各员紧密联结在了一起,但自从Spock发现Jim脑中的某样东西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与日俱增。

作者注:故事包含两集TOS的重启版,它们分别为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S1E28)与 Operation: Annihilate!(S1E29)。建议看过之后再阅此文。

译者注:S1E28 那集含有轻微的James T. Kirk/ Edith Keeler,不是很过分,结果依旧是心塞,好喜欢那妹子啊...这篇文在我心底留存近一年之久,Muse本人也说这是她在自己的AOS作品里最喜欢的一篇。全四章,每章一万字上下,是HE,会缓慢地翻完,集齐一章走AO3



~

 

USS 企业号,星历2261.34

 

 

Bones将一瓶威士忌搁在桌上,拿出两个杯子。

 

“喝吧,”他说,“这种时候也只能借酒浇愁了,孩子。”


他们坐在Bones的办公室里。Jim依旧穿着传送上舰时的那套制服。Bones给他们各倒了一杯酒,但Jim二话不说便抄起酒瓶喝了起来。Bones丢给他一记白眼,可Jim只是毫无顾忌地咧嘴一笑,又偷饮了一口。

 

一直以来,老式的啤酒才更符合他的风格,但这方方的瓶身掂在手里的感觉倒还不赖。橡木酸涩的口感令他觉得自己像在篝火旁吸了口浓烟,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但他可不会吐出来。他在嘴里含了片刻,才咬牙咽了下去。酒精渗透他的齿龈,带来麻醉之感。他多么希望这股麻木可以顺着食道一路向下,渗进他的血管,或至少令他大醉一场,几个小时都不用思考。

 

Jim没听清Bones嘴里嘀咕了什么,只见对方随意地靠回椅背,啜了口杯中酒,用小拇指轻敲杯身,言下之意便是一个真正的绅士懂得该用杯子喝酒。Jim给了他一记中指。

 

他倒是吃惊Bones没有给他来上一针。毕竟,他回到了二十三世纪。治好骨折只消几分钟。可没人懂得如何治愈一颗破碎的心,抑或至少......让它消停一会儿。

 

不过显然,瓦肯人除外。Jim琢磨着要不要再向Spock请教一次。他能想象对方飞斜的眉毛、轻微却显然带着倨傲的摇头,可画面之中的Spock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手举酒杯,双眼带泪。说起来,Spock到底去哪了?自他们传送上舰以后,Jim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他再度举起瓶子,这一次,咽下去比先前容易。

 

他向后靠去,只靠两脚着地的椅子随之摇晃,威士忌在他喉中痛快地灼烧,他又喝了一口,用袖口重重抹了抹眼睛,仿佛如此便能将盘踞在他脑中的情绪一并消除。

 

Edith死了。

 

Edith死了。

 

Jim感受得到她的死亡,鲜明得犹如自己的胸口挨了一枪。他不经意地想到庇护所里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眼下Edith已经不在那儿关心他们了,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若不是因为Spock,Edith本还活着。Jim会找到办法将她带回企业号,远离地球,远离她的时代,远离那个她无法发起的和平运动——又或许,他可以与她一起留在地球,助她一臂之力,与她一起生活,直到德国人炮制出完美的武器......给一切画上句点。

 

不管Spock说了什么,Jim都想要冲出街头,把Edith从那辆该死的卡车前推开,但他始终知道Spock是对的。

 

那一刻,Bones在他身旁抱住了他,而Spock却远远地站在一边。

 

Jim又迅速吞了一大口,任由烧灼感淹没喉咙深处无声的哭喊。刺耳的刹车声与Edith的尖叫依旧在他耳边回响。白色的车头灯依旧亮得令人睁不开眼。心上郁积着一股灼热之感,他用拳头砸向胸膛,紧紧闭上眼睛。

 

 

~

 

仅半小时后,瓶里的酒便只剩三分之一。他的胃空空如也,但当Bones劝他吃点东西时,他一口拒绝了。

 

“我要回自己舱室了。给我一剂安眠药好吗?”Jim问道。“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不想动脑子。”

 

“幸亏我给你开了48小时的病假。不许偷溜到舰桥,不然我就把你连拖带拉地关进医疗舱。”

 

“悉听尊便。”

 

“你的情绪不会一下子消失无影,但几日过后你会好些的,”Bones道,“让Spock来打理舰船绰绰有余。”

 

Bones起身步入隔壁的房间,Jim又喝了两三口,身体带着椅子前后摇摆,直到椅子因为晃得太过而向后倒去,他倒在冰冷的地板上,还弄洒了很多威士忌。他感到液体渐渐渗进自己的黑色裤子。好极了,这下子在晃回舱室的路上,他看起来就像是尿了自己一身。

 

Bones拿着注射器回到房间,见到Jim一身是酒地瘫在地上,不禁诅咒出声。他抓起他的手,把他拖了起来,向走廊进发。

 

一趟高速电梯后,他们站在了Jim的舱室外,Bones输入Jim的密码,把他推进房间。只是Jim并没有乖乖听话。他捕捉到Spock经过的身影,朝走廊探出脑袋。

 

“嘿,” 他张口呼唤,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肩膀抵着墙努力不倒下去。Spock转身打量着他,稍稍睁大了眼睛。

 

“舰长?”

 

“Jim,”房间里传来Bones的咆哮。“给我滚回你的床。”

 

“舰长,”Spock重复一声,走近几步。他刚洗完澡,身上带着肥皂的香味。他穿着整洁的制服,发型梳得一丝不苟。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几小时前才目睹了一个女人死在大街上的人。“Jim,你还好吗?”

 

“我看上去像很好吗?” 他本欲出口伤人,但这话令他听上去脆弱不堪。

 

Spock一反常态地换了换身体重心,但他的目光始终没有从Jim身上移开。

 

“一条生命换回了千万人的性命,其中包括你我。你应从这个事实中得到安慰。”他道。“想必它一定能令你有所平复。”

 

“才怪。” Jim据实相告,用手揉了揉脸颊。

 

“McCoy医生是否计划留下来陪你?”

 

“不,他只是想确认我安全抵达舱室。”

 

“你渴望陪伴吗?”

 

Jim说不出话,却发现自己在点头。他感到眼眶一阵刺痛,别开了目光。Spock的手抚上他的前臂。

 

“我须与Nyota重新安排时间。我将于二十分钟后在你的住舱与你会面。”

 

“你没必要为了我放她鸽子。”

 

“我相信,” Spock静静答道,“你也会为我这么做的。”

 

他捏了捏Jim的手臂,旋即消失在走廊尽头。Jim擦干眼角,走进舱室,感到比先前稍微不那么歇斯底里了。他坐在床沿,任由Bones脱下他的靴子。当他拾起注射器时,Jim摇了摇头。

 

“能就把它留下吗?” 他出声要求。“万一我还需要它?我感觉好些了。说不定我会复制点吃的。”

 

“嗯哼,” Bones抱起双臂,“反正你熟悉怎么被扎针。”

 

“谢了。”

 

“如果你需要我——”

 

“我会的,” Jim倒在床上。房间在他眼前旋转。“走的时候让灯亮着,好吗?”

 

“没问题,” Bones道。“试着睡一会。”

说罢他便离去。Jim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尽管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应该去洗个澡,或者至少把这身浸着威士忌的裤子脱了,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房间里如此安静。以前,他总是喜欢这样,躺在床上,听着引擎声与走廊的脚步声。但今晚的寂静令他难受欲呕。眼前天旋地转,他跌跌撞撞下了床,奔进浴室。

 

他在马桶旁弯下腰,胳膊抱着底座,这时,他感到一只微凉的手按在他颈后。

 

“Jim。”

 

Spock跪在他身旁,递上一条湿巾。Jim擦干嘴巴,晃悠悠地站起身来。Spock一把接住了他,将他置于地上、扶坐起身。Jim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他喉咙很疼,嘴里还有股可怕的味道。Spock按下清洁循环模式的按钮,空气焕然一新。

 

“你是否会再次恶心欲呕?”Spock问。

 

“不确定,”Jim的脑袋抵上柜子。“Uhura是不是气坏了?”

 

“她很关心你的状况,”Spock凑近他的耳朵答道。

 

“我感觉糟透了。”Jim承认。

 

“过去我母亲常说时间会治愈一切。”

 

“我打赌你母亲非常了不起,”Jim阖上双眼,含糊不清地答道。“你一定很想她。”

 

“的确如此。”

 

“她是个怎样的人?”

 

Spock停顿了许久,才道,“她与你有几分相似。”

 

“是吗?”Jim的头垂落到Spock的肩膀。“哪里像?”

 

“她同样很勇敢,”他道,“且有时会变得相当直率。”

 

“你觉得她会喜欢我?”

 

“我深信不疑。”

 

Jim笑了笑,倒抽一口气。他的眼眶盈满泪水,肩膀轻颤不已。房间里有人在低声抽泣,那声音陌生得不像是他自己的。Spock抚着他的手臂,等待他平复下来。

 

“今晚我可不会是个讨人喜欢的同伴。”Jim掩面而道。

 

“我哪里都不会去。”

 


-TBC-


(中途去翻了章LNSB,因此耽搁了进度otz,然而那章还是没有翻好...


  15 2
评论(2)
热度(15)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