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Redshift by Museaway Chapter 1-6

标题:Redshift 红移现象

配对:Spock/ James T. Kirk

分级:NC-17

作者:Museaway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0613/chapters/2076982

摘要:双重悲剧的发生致使企业号指挥组各员紧密联结在了一起,但自从Spock发现Jim脑中的某样东西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与日俱增。

作者注:故事包含两集TOS的重启版,它们分别为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S1E28)与 Operation: Annihilate!(S1E29)。建议看过之后再阅此文。


~



Jim听着Spock的呼吸声醒来,有那么一刻,他以为一切都是个梦。他们仍在纽约,Edith就在走廊另一头。时钟的蓝光显示0437时。现在去见Edith还太早了,但至少她——

时钟。

他心底一沉。他们在船上。他能感受到引擎的嗡鸣声,这已足够使他的眼眶再度刺痛。他摇了摇头,把脸埋进枕头。一条沉重的胳膊环住他的腰腹,将他圈回一个坚实的怀抱。

“睡吧,”Spock喃喃。Jim睁开双眼,意识到自己的上身不着寸缕,而Spock的手指正轻轻刷过他的腹部。他的存在出乎意料地......安抚人心。

“我没法不去想她,”Jim低语。

“那是可以预见的,”一阵长久的沉默后,Spock再度开口。“我能做些什么?”

“你能......你能就这么跟我聊天,直到我再次睡着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告诉我瓦肯星的样子。它美吗?”

“是的,”Spock道,“尽管你会发现它的炎热令你无法忍受。”

“大使说我以前到访时总要接受注射,”Jim向后抵着他放松下来。“来帮助呼吸。”

Spock绷紧身体。“我并不知晓你与他经常交流。”

“每周都会,如果通讯范围允许,”Jim道。“天空是什么样的?”

“变化纷呈,如同地球的天空那般,但它主要是红褐色的。夜里,它会变得与地球的天空一样黑。”

Jim能看见它,能看见那片赤红色的沙尘之景。他在某个很高的地方,俯视着那些聚集在一架浅绿色飞船周围的人们。他们中有人回望着他,他试着看得更仔细些,但画面随之消散。他的酒一定还没醒。

“在你生活的地方,你能看到星星吗?”他问。

“是的。”

“在地球的大城市里,你不总能见到它们。我在农场长大,这很幸运。夜晚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有时候,我会从窗户里偷溜出去,躺在屋顶上,就这样望着它们。”

“我们有一个阳台,”Spock轻声低喃,一阵温暖的气息拂过Jim的后颈。“过去我时常会去那里。”

“加入了星际舰队,你高兴吗?”

“是。”

“我也是,”Jim说着,伸手环住Spock的胳膊。他感到眼皮渐渐沉重。“我真希望我能看看你的星球。”

“我会自豪地带你四处游览。” 

Jim沉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他发誓他正站在瓦肯星上,感受着太阳带来的热度。



~




咖啡的香味唤醒了Jim。他睡眼惺忪地翻滚到前夜Spock所在的位置,但床单泛着微凉。他弓起脊背,伸了个懒腰,发现Spock衣着整齐地坐在床边。

“早上好,” Spock冲他说道。

“嘿,” Jim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几点了?”

“现在是0715时。我将于十五分钟内前往舰桥。” Spock答。

“你给我做了咖啡?”

“我动用了你的预设程序。” Spock道。

Jim打了个哈欠,将胳膊伸到脑后。他的思绪出乎意料地清晰,不似寻常宿醉一夜后的模糊眩晕,不过他也才刚刚醒来而已。“你能帮我看看Bones有没有留下治疗宿醉的针剂吗?” 他问,“我不想待会落得个偏头痛。”

“我已帮你注射,” Spock告诉他。“希望你不会视此为侵犯隐私之举。”

“不,我很感激。” Jim将枕头垫在背后,伸手够向咖啡。他吹了吹,啜了一口。“我知道你说你用的是我的预设程序,” 他道,“但我发誓你做的味道更好。”

Spock几近面露微笑。“McCoy医生要我提醒你,今日你不能前往舰桥,” 他说。“然而,我懂得在悲痛的伪影下,人的大脑有何种能耐。倘若对你而言,观察自己的舰员已成必要之举,我不会因你的出现而惊动医生。”

“你会为我向Bones撒谎?”Jim问。

“我并不会撒谎;我只是会省略个中细节,” Spock挺身澄清。“你会与我同进午餐吗?”

“当然,”Jim答。“准备好了就叫我?”

Spock点了一下头,起身将手置于Jim的肩膀。

“吾与汝同悲。” 他道。Jim捏了捏他的手腕。

“谢谢,” 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腿。“几小时后见。”

Spock在浴室门前停步转身,他们的目光相持了片刻,之后他便退了出去。Jim喝完咖啡,翻到自己这一头,将枕头卷起垫在脖子下方。

“电脑,播放视频列表,”他发出指令,翻遍视频列表却找不到想看的内容。他音乐库里的歌不是太嗨就是太矫情。这不是什么听游吟诗人吟诵几句就能治愈的伤口,上帝啊,Spock是对的,悲痛就是能把你逼到这种程度。不论睁眼闭眼,Edith的样子,她的声音总是如影随形。他准备动身去跑步,清空他的大脑。他会一直跑,一直跑,直到跑不动为止。孩提时代的他就是通过那样将那堆破事甩到脑后的。他记得Tarsus IV的每一条后巷,清楚从农场到河滨镇的最佳路线。他下了床,但是即便体内有Bones那剂专治宿醉的药,他依旧感到天旋地转。

“好吧,” 他嘀咕道。“不跑便是。”

他转而以淋浴来替代,任由水流淌过脸颊,汇入口中,他偏了偏头,好让水灌进他的耳朵,片刻之间将一切隔绝在外。他在腰间裹了条浴巾,来到书桌旁,取出他的眼镜。Bones说他不能当值,但这不意味着他不该查看通讯记录。对于此次任务而言,想必还有些文书工作需要填补。他是一舰之长,递交报告是他的责任,可一等显示屏亮了起来,恶心感便迎头而来。他把脸颊埋入手掌,关掉了它。

Spock说他尽可以来舰桥,但他就是……做不到。他不想看到船员们脸上的同情,更不想有人触碰他。算了,他还是在这里等Spock叫他吃午饭吧。他们会坐在食堂一隅,而Spock会替他挡掉所有人。在那之前,他一个人能顶住。他都快二十八岁了,他可以的。

但是Edith的脸无处不在,还有她的声音、她的尖叫。他在重理抽屉时发现一只袜子,它的颜色与他在1930年穿的衬衫十分相近。他将它紧紧抓在胸前,随后深埋于抽屉底部。他试着看书,但这令他想起了她赠与自己的那本书,Spock不让他带它回来,而不知何故,在他脑海里,书页上的字已渐模糊。他套上金黄的制服,用手拂了拂头发,见走廊无人,便偷溜到了舰桥。

Spock是第一个看到他到来的人,他微微颔首,示意他到椅子边上来。Jim摇了摇头,但不知怎地,Spock让他知道他应该站到他身边去,于是他照做了。他站在Spock腿边右侧,如此之近,他都能听见Spock的呼吸声。就这样,他好受了许多。没有人跟他说话,但当Spock两度起身查看传感器的度数时,他都轻轻擦过Jim的手臂。那一次,Jim眼眶发烫,他抓住椅子,死死地握着它直到恢复正常呼吸。Spock轻声唤着他的名字,Jim向他示意自己没事。Spock将指挥权交给了Sulu,动作轻柔地拖着他的手肘领他走向高速电梯,这时,Jim的双腿早已站得发虚。

“C甲板,”随着Spock一声指令,电梯动了起来。

“我很抱歉,” Jim倚靠着墙。

“无需如此。”

“我那样出现在大家面前,不算给自己找难堪?”

“没有人观察你的神色,” Spock向他保证。“于船员而言,你只是一位尽心尽责的舰长。”

“也许吧。上帝啊,我眼睛充血了吗?这个样子坐在食堂里,我一定像个傻子。”

“我们并非前往食堂。”Spock道。“我们将在我的舱室里享用午餐。”

“你没必要那么做。”

“我知道。”

“Uhura怎么办?” Jim问。“你不是总和她一起吃饭吗?女朋友们会为了这种事火山爆发的。”

Spock眉宇轻蹙。“自任务开始起,Uhura上尉与我就不再处于情感关系中了。”

“什么?” Jim一脸不可置信。他的视线缓缓垂落。“Spock,从我们离开到现在都已经一年半了。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不知道,”Spock说道,此时电梯停了下来,门也随之滑开。Jim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一待他们走进Spock那温暖过度的舱室,他便坐在了棋盘前。

“黑还是白?” 他主动问道。

“你走白色,” Spock听上去略显讶异。“我来点餐。”

“别给我沙拉,” Jim一边乞求,一边摆好棋子。“哪怕就这一次,忽略Bones给你的那张愚蠢单子吧。”

“双层起司汉堡,” Spock背诵道。“加生菜,不加番茄与洋葱,加番茄酱,切片腌菜与圆面包。”

“你还记得?” Jim问。“那次登岸度假差不多是,多少,八个月前了吧?”

Spock给了他一记挑眉。“你在怀疑我的记忆力?”

“完全没有。我现在爱死你了,你根本没法想象。” Spock微微挺直身躯,Jim咧嘴一笑。“有什么办法能让你给我弄瓶啤酒吗?”

“我的复制机中并未设置酒精元素。”

“可惜,” Jim走了第一步。

半个汉堡落肚,他稍稍感觉好些了。Jim舔净手指,拿纸巾擦了擦手。

“我能问你点事吗?”他道。

“当然,” Spock边说边救下自己的皇后。“然而,我是否选择回答则是另一回事。”

“为什么和Uhura分手?你们走得这么近。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会以为你们还在一起。”

“我们还是朋友。” Spock将手交叠在他身前。“但是,Nyota认为在面对你的死亡时,我的反应令人……困惑。”

“困惑?”

“经历了Nibiru事件后,她无法接受你死去之后她所目睹的事。” Spock垂下视线。“我承认,我不曾料到目睹你死去会带给我此种情感。”

“Spock……”

“Nero事件之后,大使的一席话曾令我感到羞愧,”Spock继续说道,尽管他并未抬眼。“我承认,在首次任务中我无视了你试图与我交好的努力。然而,当你身陷曲速核中时,意识到我无法触碰到你,这令我接受了自己对你友谊的渴望。”

“我很高兴是你在那里陪着我,” Jim道。“我知道……我知道如果你先到了轮机部,爬进去的人就会是你。我脑子里总会出现你在那头的画面,我就是不能……” 他重重地吞咽了一下。“我不觉得我能忍受看着你死去。”

“倘若情势使然,你便是对的。” Spock说道。“如你一样,我也会献出自己的生命。”

Jim闷哼一声,将视线投回棋盘,他算到如果Spock照往常的路数落子,不出四步他就能将了Spock的军。

“如果你再不加把劲,” Jim警告道。“你就要落在我手里了。” (I'm going to own you.)

“我发现,” 稍稍停顿后,Spock开口道。一个微笑爬上他的嘴角。“我并不介意。”



-第一章完-


  14 2
评论(2)
热度(14)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