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Redshift by Museaway Chapter 2-1

标题:Redshift 红移现象

配对:Spock/ James T. Kirk

分级:NC-17

作者:Museaway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0613/chapters/2076982

摘要:双重悲剧的发生致使企业号指挥组各员紧密联结在了一起,但自从Spock发现Jim脑中的某样东西后,他们之间的隔阂与日俱增。

作者注:故事包含两集TOS的重启版,它们分别为City on the Edge of Forever(S1E28)与 Operation: Annihilate!(S1E29)。建议看过之后再阅此文。



~第二章~



现在

USS企业号, 星历2261.202




通讯建立之初,线路极不稳定,待屏幕闪烁了两下后,大使的脸庞锐化聚焦。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手摆出一个ta'al姿势。

“Jim,”他的声音带着暖意。“我并未料到这次会面提前了三日。”

“我需要你的帮助,”Jim快速说道。“我们正在Deneva的轨道上。你受到了某种寄生生物的感染,我们想出了用光来杀死它的办法,但现在你因此失明了。你们有碰到过类似事件吗?”

Spock垂下目光,而后再度开口,声音十分低沉。“即便我经历过此事,你也知道我无法透露任何细节。”

“胡说,”Jim驳道。“你当然可以。如果你能告诉我我注定要成为你的朋友,那你也能告诉我你有没有在一次任务里失明,或者我有没有失明。”

“那便是作弊,”Spock答。

一定是他的音调出卖了他,Jim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挣扎。他想告诉Jim他知道的事,但他不会的。

“利用一切可得资源怎么就成了作弊?”Jim问道。“那符合逻辑吗?”

“原因甚是简单,我不该成为你的资源渠道,”Spock道,“正如我也不该出现在你的时间线上。”

“但你就在这里,”Jim乞求道,“而我父亲因此牺牲了,瓦肯星也因此毁灭了,所以为什么不用你知道的来弥补它?”

“与我没有跟你回到企业号的理由相同,”Spock轻声解释,“你必须与来自你时间线上的Spock一起度过。”

“求你了,”Jim道,“我不想他被调离这艘船。就.....告诉我点什么,任何事都行。”

Spock闭上眼睛,不待他开口,Jim便已知晓答案。“这么说令我深感痛苦,我的老朋友,但我爱莫能助。”

Jim转而盯着地面。“电脑,结束通讯。”他如此说道,没有再抬头,直到确定屏幕彻底转黑。他无法抑制内心翻涌的情绪,从桌上拿起PADD,砸向对面的墙。它被撞出一道令人满意的裂痕,外壳也自屏幕脱落。他做了一次深呼吸,双手撑在桌台上。

就算Spock真的向他透露一二,时间线又还能扭曲到哪儿去呢?他们能作为一个指挥团队继续待在一起不才是更重要的吗?最初,Spock花了那么大力气让他们撇开分歧,他绝不可能希望他们被分开。

好吧,他这么告诉自己,并试着蹭点Spock的逻辑来看待整个局势。假设大使的确面临过相似事件,经历过失明,显然他现在也已经恢复了。倘若他们的处境如Khan事件一样相互对调,显然另一个Jim也已痊愈。Spock曾说他们一起服役了,多少,三十年以上?除非......除非他的企业号从未经历过此次风波,而他不忍心告诉Jim自己无计可施,令Jim心生绝望。但反过来才说得通。虽然Nero的出现改变了星际舰队的任务优先级,但探索任务并未受到影响。他越往深处想,便越确信大使经历过Spock现在正在经历的一切。

另一个世界的浮光掠影在Jim脑中闪现——一个他们在他舱室里共度的夜晚,一张冰冷的床,一簇恐惧。其黑暗有如他望着Spock从治疗中醒来时感受到的那阵心灰一样强烈。Jim决意集中心神。他不能冒险放任那一幕消失。如果这是属于大使的记忆,如果在织女星上,Jim无意间得到了那些记忆的副本,那么只要他停留的时间够长,兴许他便能找到答案。

黑暗自四面八方延伸而来,征途漫漫,虚无永无止境。他双手空空。唯有刻骨的失落充溢内心。而待到此时,他才将其看透——丝丝微小的差异,渐渐清晰的轮廓。起初,他以为这只是大脑的把戏,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是这些轮廓化为了肉眼可识的物体:电脑显视器,办公椅,瓦肯竖琴。他眨了眨眼,而后——

他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间,手掌张开,撑着桌子。

“电脑,” 他发出指令。“调出所有关于瓦肯生理学的已知内容。”




~







三天前

USS企业号, 星历2261.199




Jim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敲打着舰长椅扶手,一面观察着显示屏上的蓝色星球。

疯狂之极。

Bones用了这个词来形容Deneva上发生的事。已有三名登岸小组的人员在医疗舱接受治疗,Spock也包括其中。

另外两名人类皆属安全小组,他们无法停止尖叫,直到Bones注射下了镇定剂。Spock从未哭喊出声,但当Jim抓住他时,他能从那双大张的眼睛里读出痛苦。Jim一直守着他,直到医护人员将他拖离传送台,送往医疗舱。一旦他失去意识,Bones便把Jim赶了出去,开始未手术做准备。他向Jim保证一有消息就会呼叫他。


在和Sam的最近一次谈话中,Jim听他提了多少次Deneva?彼时Aurie怀着孕,他们中意于Deneva对教育事业的不懈投入,清新的空气以及先进的研究设备。Jim从他妈妈那里听来的最后消息是,Sam他们搬进了在Altair  IV主城之一休姆镇上的新公寓,当时孩子才十八个月大。然而自来到这个星球以后,Jim的内腑就生出一种恶心之感,就好像他必需得和Sam通上话。他在一小时前给Winona写了讯息,询问Sam的住宅通讯号,现在只等她的回复。

“McCoy呼叫Kirk舰长。”

他立即按下按钮。

“他怎么样了,Bones?”

“镇定剂的药效已过。他暂时醒了。”

“马上就来,” Jim在走向高速电梯的途中把指挥权交给了Sulu。电梯似乎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才来到舰桥,而去往几层之下医疗舱则更是漫长。走道何时变得望不见尽头了?Jim一直跑,跑,与数名舰员擦肩而过。他走进医疗舱,正好望见Chapel护士在为开始呜咽的两名人类注入又一轮镇定剂。

Bones站在第三张生物床旁。Spock在床上拱着身体,他的手腕被捆绑着,而手则紧紧揪着两侧床沿,力道之大以致指节周围,道道纹路开始泛白。他倒回床上,呼吸急促,细密的汗珠布于额间。Jim来到Bones身旁,感到一阵恶心。

“那该死的东西布满了他的神经系统,但他拒绝深入冥想,” Bones凑到Jim耳边一面低语,一面对着Spock点头。“跟他讲点道理。” 说罢,他走到一旁,和Chapel护士交谈去了。Jim拉过一把椅子,在Spock床边坐下。

“嘿,” 他瞥了眼显示器。K3读数(显示痛苦的程度) 居高不下。Jim感到一阵短暂而噬骨的痛楚沿脊背流窜而上,不禁瑟缩了一下。

“Jim,” Spock咬紧牙关。Jim露出微笑,不顾疼痛倾身向前。

“为什么拒绝接受药物?” 他问。

“我是瓦肯人,” Spock嘶声说道。“痛苦……是…思想的一部分。”

“没错,” Jim伸手找寻毛巾。拭去Spock前额的汗水。他沿着那刘海的边缘来回摩挲。“但你也是人类。痛苦也是身体的一部分。显示器告诉我,你正处于大量痛苦中。”

“我有能力控制。”

“我知道,” 他放下毛巾,再度伸手拢着Spock的脸颊,使他转向自己。Spock的眼神聚焦在他身上,柔软了几分。

“先前我是否有伤害到你?”

Jim摇了摇头。“只是让我有点惊讶。你已经有一两年没试着掐我脖子了。不太确定这次也是我咎由自取。”

“如果你想要训斥我——”

“Spock,” Jim压低声音。“我只想要你好起来,重回舰桥。没有你,我没法好好打理这艘船。”

“也许你不得不如此了。”

“别那么说。”

“该生物……” Spock绷紧牙齿,挤出字句。“在试图控制我。”

“什么意思?”

“它意图通过我来掌控这艘船。我们必须阻止它。”

“我不会让它得逞的,” Jim语气坚决。“我们会想出杀死它的办法。”

“你会需要一个样本,” Spock勉强说道,挣动着绑带。“我们不能冒险再传送一组登岸小组下去。”

“那我们弄一只上来。” Jim再次擦拭他的额头。“我会跟Scotty说的。试着睡一会儿。”

“我们不能用传送台传送此种生物,” Spock道,“我们的扫描仪无法识测它们。唯一合乎逻辑的方法是由我返回这个星球。”

“不,” Jim干脆地说道。“绝对不行。”

“我已然受到了感染。且我应当能在失去控制前捉住其中一只,将它带回舰上。”

“拒绝请求。”

“舰长,” Spock换了称谓,尽管他的声音很轻柔,“你无法承担我再度失去控制的风险。我能轻易地制服任何一名舰员。我本可能杀死你,倘若不是McCoy医生......”

Jim频频摇头。“我不会批准的。”

“如果我们没有找到解救之道,你将逼不得已把我传送下去,留我与这个星球上的数百万居民一同死去。”

听闻此言,Jim凝滞了一瞬。“我不会那么做的。”他斩钉截铁地说。

“倘若找不到治疗方法,那么为了保护这艘舰船,下令杀死我则会成为必要之举。”Spock绷紧牙关,再度拱起脊背。Jim望了眼Spock紧攥成拳的双手,复又移开目光。

“我不会下令杀死任何人,”他站起身来,叠起双臂抱于胸前,在床边来回踱步。“你真的觉得能控制自己,直到找到那些生物的其中一只?”

“是。”

“我跟你一起去。”

“不,”Spock道,“倘若你也受到感染——”

“好吧。你是对的,”Jim叹息一声。“你要全程跟我保持通讯。我会让Scotty持续锁定你的位置。一旦你出现了任何问题,我们立即把你传送上来。”

“你必须给我足够的时间去捉住它。”

Jim停下脚步,倾身俯向床沿,他的手无意间与Spock的轻触而过。他张口想要道歉,而Spock趁势一把抓住,并捏了捏他的手。他的手指冰冰凉凉的,但Jim却感受到一股爱意。他呼吸一滞,望向Spock寻求确认。Spock惟能挣扎着点头。

“为什么你先前一字不提?”Jim喃喃低语,大着胆子回捏了一下。

“我不想在没有告诉你以前,”Spock道,“就先死去。”

“不许给我死,你听见没?这是个命令。” 

Spock用带着喜爱的眼神注视着他。而后他的面部开始扭曲。

“我当尽力遵从。”







~TBC~




  21 2
评论(2)
热度(21)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