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ihelion

And after all, you are my wonderwall.

 

【授翻】Divergence 歧点 by 13empress Ch1-0

居然........还能被屏蔽..................anyway重发吧(。


简介:

Nero麾下的一名罗慕兰人侥幸活了下来,他被奇点牵引着回到约十三年前的过去。这让Nero意识到,他若为了复仇而继续等待时机,便极有可能失去一切,遂决定绑架年幼的Spock与Kirk,强行改写时间线,以添胜算。与此同时,科学家监测到一个异常信号——一个留在过去的人为奇点收到的讯息证实了那名Nero的舰员已活着重返过去。星际舰队指挥层无法确定这会对他们的时间线和另一条衍生时间线上的联邦造成怎样的影响,于是向仅共事了两年之余的企业号舰员们下达指令,命他们详细调查这一异常现象,并探清此事的来龙去脉。本文为SK无差,隐含(另一对)kid!Spock&Kirk。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27329/chapters/7273328


warning:更期不定。且译者中文水平被吃了。无beta。注意地点和时间线。


送给 @Bridge 桥桥,生日快乐呀。本来想整svmr那段,没勇气要全文授权,就歇菜了。



                                          Divergence 歧点




Chapter 1-0


大副日志,星历2260.54.01
 

企业号已安全抵达Babel星。来自十三个成员星球的代表团将于短期内全体离舰。联邦特别议会正处于会议期间,依据长期指示,我们将与第八舰队、USS星座号一起原地待命。企业号已奉命启动标准黄色警戒,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天中,我们将继续停靠于轨道附近。

我将受邀陪同舰长参加审讯。我们亦将与其他代表团一同离开.......

                                    

 

大副日志,星历2260.54.13


根据星际舰队人事部的指令,全体舰员将即刻开始轮流登岸休假。起初,我曾对此持保留态度,然而Leonard McCoy医生告诉我,这道命令是由他的意见所致:据医疗记录显示,多数舰员已处于压力急增、身心俱乏的状态,此次姗姗来迟的登岸休假则是出自他的专业建议。

我们将会继续在Babel星系中巡逻,与此同时,USS尤兰达号将被用于运送乘客。它会在未来八十小时内前往半人马阿尔法星。Kirk舰长已要求我对此做出必要的安排。据目前情况预测,登岸休假将于未来72小时内开始,标准休假轮替日程将依据舰员的军衔,班次,职位进行编排......



                                                                                


舰长私人日志,星历2260.56.03


依然在Babel附近转悠,参与了一系列会谈——还坐在一个比仙人掌还刺人的Spock边上。当我在Sulamid大使的长篇大论间隙问他晚上吃什么时,我都以为他要掐死我了。我似乎该把Uhura那份关于调遣指令的简报读得再详细点。


大多数谈话都在回顾联邦对那些规模如瓦肯星毁灭般的行星级灾难新定的对抗手段,都是些压抑的内容,尤其是当他们不得不谈到新瓦肯的现状与发展进程的时候。从没见过一帮如此果决的政客:行星级撤离任务与殖民地计划的新议程全部得到通过。每个人——基本上无一例外—都紧扣着议题,并设法避免给自己招来人身攻击。是剑拔弩张的氛围,还有,我不喜欢事情的走向——当我说我们以学院第一的身份毕业并不是为了只在中立区日复一日地巡逻时,我想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另一方面,由于Spock大发慈悲地放了大批舰员去半人马阿尔法星休息,舰上安静得很。我感觉我们是唯二两个还在当值的人——五号甲板空无一人,因为所有能喘气的东西都已经离舰找乐子去了。部门长官和指挥官甚至能额外享受一天假期——这本来可是件好事啊,如果Spock也让我脱身的话。早知道不该让他决定轮值名单的。


还有,Spock,如果你在读的话——我知道你会读我所有没设密码的日志,所以就别装了—2000时,我舱室,3D象棋。谁叫你不放我走,这是你欠我的。
 

                                                                                 



2260年USS企业号,舰桥


派遣通知于舰上时间0300时来临,彼时正值伽马小组轮班,那整个星期里,没有一名高级军官与部门长官在岗执勤。这道指令简明扼要,由星际舰队指挥层直接下达:企业号将前往罗慕兰舰船纳拉达号最后的已知所在地,与科学舰USS洛克伍德号、哥白尼号会合——详细信息仍属机密,指挥官将在途中酌情作出简报。进一步细节尚且待知,然而情况已十分紧急。



                                                                               


2245年,瓦肯星轨道 

Spock反抗着。拳脚相加,拼命挣扎,但都是徒劳,来者比他强壮。他踢中了他们其中一个的腹部,可那“人”只一声低吼,便再度发起攻势。他们用一种他似乎能懂的语言对他说话,但不管那噪音听起来如何耳熟,他们的话语没有一句合乎逻辑的。即便如此,那意思却在Spock脑中萦绕不去,熟悉却又陌生,只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Spock在坠落,他来不及注意到其他东西便意识到自己跌进了身后那片黑暗,那一刹那,恐惧铺天盖地,他心底猛地一沉。


疼痛,疼痛如针扎般穿刺着头颅,紧接着波及他的脊柱。身体在保持不动和痛苦地缩成一团间挣扎着,视线变得模糊。那些脏兮兮的,不修边幅的“人”在上方他掉落的洞口俯视着他。他听到金属的刮擦声,最后,终于,黑暗将他包围。体内有什么东西吞噬了他。



他在哪里?这是何地?母亲是否已意识到他失踪了?他是否将——?




控制自己,Spock—父亲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清晰一如往日——你必须拾起控制,控制好自己回应感知的方式,更加不能任其将你左右。诚然,感知给予你信息,然而,是你的心智与逻辑赋予了你正确回应外界刺激的能力。不要让本能的情绪反应蒙蔽自己的判断......



年幼的瓦肯人缓缓坐起身,默默记下自己即刻的感知。地面坚硬,冰冷,是某种金属。尽管被拖到这里时,他们用一块脏布罩住了他的头,但很明显,他是在某艘来历不明的飞船上。Spock竖起耳朵,听见低浅的嗡鸣,结合自己仅在刚刚遭受的重力影响,他推断那是惯性阻尼器运行时发出的声响。那味道,那潮湿感,甚至是空中的气息仿佛都在证实他的结论:此处已非瓦肯,他登上了一艘舰船。



他轻抚脑后,禁不住疼,瑟缩了一下。那触感潮湿,粘稠。血液已经凝结,会令伤口结痂自愈。这个认知带给他些许安慰。


                                                                               



2260年,USS企业号,五号甲板,舰长住舱


睡觉时间早过了。


至于有多晚呢,一旦被Bones逮住,他会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连续戳上七种不同的注射器。没错,七种,他愉快地自嘲道——特别是如果Bones发现了他为何熬夜的话。



Spock抬起目光,缓缓挑动着那道眉毛。Jim瞪了回去,抵抗着那股沾沾自喜的冲动。不,这一次,他要保持安静,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在心里狂笑。他们不是第一次下象棋了,但自从文娱部老大(Recreations Chief)把3D象棋带上舰后,Jim的连败纪录堪比哈雷彗星。但是呢,这个纪录将在今晚终结,就是此时,就在此地。今晚他要赢啦,这感觉真爽。且他只花了——他瞄了眼墙上的钟——六小时二十七分钟。虽然次日他将非常悲惨地早起迎接阿尔法班次,但是呵呵,只要能让Spock不再那么洋洋得意,什么痛苦都值了。



“六步内将军,” 他随口荡出一句,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了……那么一点点。



“有趣……”Spock表示质疑,还偏了偏头,后者意味着他实际上相当愉快。“但又极不明智,你分享了自己的——”



“舰桥呼叫Kirk舰长,” 室内的呼叫器发出动静,令他们大吃一惊。Spock好奇地朝它蹙起眉头。已经很晚了,若非实在有紧急事件,舰桥不该在这么晚的时候在舰长舱室里呼叫他。Jim的身体稍稍绷紧。“说吧,Hannity。”



“长官,我们接到星舰的快信,需要你的指挥码破译。你想在舱室里打开吗?”


他望向Spock。“是的,谢谢。”



“立刻传送,长官。还有呃,长官?”



“什么事?”



“你知道指挥官Spock在哪吗,舰长?他不在自己的住舱,也不在全息影像主厅。”


Jim忖度着该怎么回答。他随即促狭一笑,冲瓦肯人摇了摇头。“我有种预感我能找到他。把它也发到我的舱室。”

 


“是,长官。舰桥完毕。”



几秒钟后,他个人电脑终端发出的轻轻提示宣告了新邮件的到来。他在椅子里转了个圈,输入个人指挥代码,快速浏览起信息:



致James T. Kirk,NCC 1707企业号舰长,?@%#...…


Jim冷漠地腹诽,压下翻白眼的冲动——都快三年了,他还是不理解这电讯里为何总是充满着无用的奉承……


请终止现有任务(参考:电讯SFCC/T 14702  日期:2260.02.46),并尽快前往MILANOT 33B/WOLF 359 1609A / BALLACORE 8956.3.L 与USS哥白尼号 NCC-623以及USS洛克伍德号 NCC-869汇合,评估Milanot星区的瞬时稳定度…



Jim冲屏幕上的字蹙起眉头。



“Jim,出了什么问题?”



“我这么说吧……” 他咕哝着,突然间睡意全消,尽管四小时前他就该洗洗睡了。“你不会相信的,Spock,我们刚刚接到指令,要去那个人奇点溜达一圈。”



Spock眯起眼睛。



“纳拉达号。”




-tbc-


  34 4
评论(4)
热度(34)
  1. BridgePerihelion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么么哒我的脱聚聚😘发出这段真是艰辛😂以及你可以爸红移翻完呀😃😃😃

© Perihelion | Powered by LOFTER